机器熊猫

是我用真实的编造了谎言

[龙獒龙]清算未果

黑火车:

For my 豆豆




里约之前就想过今年要不要写一篇文做个总结。今天较着劲写出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篇。虽然不长,但是我的交代与和解。


四年看了一个好故事是幸事,想说的都在文里了。


 


======================================


 


 


马龙心里其实是知道的,张继科对他有那么点感情要求。


这点东西往安静里说是兄弟,一定要往深沉里解释又怕太过僭越了,所以他通常选择不去细想。


前几年网络上有个词叫细思恐极。马龙固然还没到惊恐的地步,只是他也好歹是个人,再迟钝也有感受,何况他也并不迟钝。


有时候,他几乎就要回应了,可话到嘴边又成了不那么好听的音节。


比如张继科跟他唧唧歪歪这儿疼那儿疼,他就只有哦地一声。


偶尔也横下心上手帮他揉揉,却没得聊了。


奥运之后,马龙心知肚明张继科很可能就不打了,毕竟这人巴黎打完就一付大功告成神魂散射的样子,刘国梁耳提面命开了无数次会诊好不容易把他揪了回来。


这是他喜欢张继科的地方,只要下决心做,总是能做到最好,也许是天赋,也许是命。


所以马龙甚至像是刘国梁上身似的,对张继科保有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期许。


一旦张继科认真训练,心态积极,全身是劲,他会不由自主地高兴,张继科都还在拼,自己也没理由懈怠。


如果他不参加训练,松松垮垮,伤病缠身一脸爱咋咋,马龙就会产生些许烦躁,甚至不愿意搭理他。


他不是轻易沦于情感的性格,与其说是理智,大抵也是不在乎。有一阵队友中间传阅过一张韩国的DVD电影,女队那边顺过来的,叫什么《我脑中的橡皮擦》。许昕非说他看哭了,马龙观摩了半个小时,说失忆这种事怎么可能有,你遇过失忆的人么,傻不傻。


平时他偏爱看点不费脑子的东西,训练比赛几乎填满了人生,也就没那么感性了。


打个比方,人的精力有一百块钱,他用来应对情感的只有两三块,也说不上这两三块怎么分的。


但如果情绪被左右算是情感的一部分,张继科肯定花了他的钱。


钱多钱少是另一回事,花了就是花了。


这是他有感受的条件,也是他不能回应的因由。


铺天盖地的热闹过去之后,影响还在持续,马龙被记者问过很多,也确实开始布局下一个四年的前景。这想法告诉别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确希望张继科陪他一起打到东京,只不过不能当面讲。


他和张继科认识十几年,有话从来不直说,许多话说出来就剩傻逼了,但他相信他知道。


即使现在不知道,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就像他以前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烦躁,后来就懂了。


 


公共休息室里放着一本张继科封面的杂志,时尚杂志,马龙也拍过几次。


挤眉弄眼拍一整天,表情肌都僵了,当明星也不比当运动员轻松。


马龙吃泡面的时候用杂志来压碗了,就这泡面三分钟的功夫略想了一秒他怎么长成这个样子。


十年前张继科打回国家队马龙就觉得他变了点儿,变了的不是模样,也说不上的什么,只觉得杀气腾腾冲得厉害,毕竟青春期人长得很快,马龙也没当一回事。


后来有人说起“张继科回来就是冲着马龙去干的。”又听到记者抱怨“除了马龙他眼里还有谁啊?”他才反应过来,可也并没有什么值得介怀的,甚至有些愉快,似乎自己的分量也更重了,不是坏事。


他也确实打小就不讨厌张继科,可能和脸有关系。


天秤座对样貌好不好看这点很分得清。他们十四岁一起去新西兰打公开赛,张继科站在一群外国人中间,他也觉得张继科长得最好。初生的少年,眼皮狭长,汗珠子都在发光。


那个年纪的张继科就不太像正常人,一定要把外套剪短一段,露出个腰,挨了顿臭骂老不服气又很委屈的样子。


某天听说看发尾可以算命,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套玄学,扒着马龙的脖子瞧了好半天,瞧得马龙后腰都起疹子,才皱着脸说:你命挺好的,就是比我差点儿。


伸出的手指在马龙脖子上不轻不重地刮了一下,马龙上半身打了个哆嗦。


心里骂了句脏话,他却可以因为张继科长得帅而原谅这些有的没的毛病。


相识十四年,刚好人生的一半,彼此算得上心知肚明,也留有余地。


张继科有一次躺在地上示意马龙拉他起来,马龙想了想还是施以援手。


场馆内人还挺多的,虽然没人特地关照他们,可来来往往都是眼睛。张继科说你手怎么这么软,马龙抽了两下很快放开。


以后张继科再也没伸过手,马龙当然也不能去主动拉住他。


泡面冒着白气,杂志上的张继科看着他喝完了汤。


 


不出马龙所料的,再见面的时间都很少,他也不至于老想着张继科。


只是看微博看杂志会顺便瞄两眼,原来最近是这个样子。


冬天的时候,他们一起参加了一次活动,张继科帅得马龙有点眼生,也许是学会打扮。感觉像是有大半年没见了,其实倒并没有那么长。


马龙本想挤兑两句,还是放弃了。


前些年队里把他带到队长的位置,即使不情愿和长枪短炮周旋,好歹口齿利索了。面对张继科不需要整那些虚的东西,说不上话也不用勉强。


张继科给他拉了拉衣领,小声说你今天穿得还可以,就比我差点儿。


马龙还是没理他,随便他怎么讲。


张继科大概自觉又回到那种多说一句就输了的状态,也讪讪地收了手。


类似于他们在2013年的夏天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可以靠十几年的默契越过心事砥砺与竞争角力下产生的执拗和空白。


马龙知道张继科这人说到底是希望得到关爱,他少年受挫,豁出命挣回了许多东西,却还是不够满足的样子。以前心理会诊时刘指导专门问过张继科:为什么你什么都拥有了,还是不快乐?


没有答案。


马龙觉得张继科像游戏里吃豆子的小黄球,明明吃了挺多了,就没有吃胖的时候。


看看,已经很多人爱他了,不差一个两个的,后面女孩儿的尖叫吵得他头疼。


张继科却在玩儿手机。


马龙摇头笑了笑,身边的人抬起眼睛一脸刚睡醒的样子:没事儿吧?


马龙握起他的手让他看气球。


无所谓谁先放低,他们之间的输赢之争似乎已经结束了。


 


最后要说的是,马龙在训练馆里看到张继科了。


穿着李宁的高定,荧蓝色,握菜刀一样握着球板。左边肖战,右边刘国梁,张继科明显觉得手风不太顺,正在抱怨。


旁边体能教练说继科早上九点来的,已经练了七个多钟头。


如果是前些年的马龙,大概真的会非常高兴,此刻他内心的反应却是十分平淡的。


这是他所熟悉的日子。


他从球包理出两块板子,用毛巾擦了擦球台,摁了半天胶皮。周围陆续又来了一些球员,顶棚的灯光调亮,马龙一回头张继科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只剩肖战和刘国梁还在那头说话。


他又四处看了看,确实人不见了。


以往进馆马龙是习惯性找到张继科扫上一眼,算是对自己的激励,曾经挺有效的,后来也不用使这么勉强的鼓励方式。


该怎么练一如往常。


只是他的心忽然沉了一下,像是那块八毛的感情通货膨胀或是十几年前被碰过的脖颈烫了起来又或是里约达成所愿的拥抱之后的一秒钟被延迟。


他开始非常想念张继科,包括他狭长的眼皮和带刺的乖戾,缺爱的表征和燃烧的意气。


他横下心,像曾经给张继科揉胳膊那样用了点菲薄的勇气,破天荒开口问肖战:继科人呢?


肖战也像是有些意外,挠挠光头说:刚刚走。


马龙望着一粒白色的小球一点点弹动跳向视野边缘。


不为人知的,马龙曾经期待最后的故事会定格在一场大赛后的喧嚣漫天烟花尽处,他和张继科拍拍手砰地一声消失在场馆激烈的音乐声里。


可人生到底漫长,没有选择,马龙的选择恐惧没有发挥余地,清算未果。 


直到张继科不再对他提出任何要求,他也仍然无法回答,能够宣之于口的话全无用处。


他们明明已度过了一切,可这竟不是结局。


 


END.



评论

热度(2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