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是我用真实的编造了谎言

【丙氨酸】挑兵挑将骑马打杖

※标题是生工狗的恶趣味,丙氨酸(alanine)的英文缩写是Ala。

※全程放飞自我的魔幻paro

※獒龙獒无差

※OOC都是我的

 ※也许会成系列短篇(Flag)



在庞庞丘王国里,张家和马家都是历史悠久的名族。传说,张家的祖先在开国时期打造出了最好的杖,而马家祖先训出了最好的马,在那个驱散魔兽开垦荒土的时代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在王国建立后,国王特地赐姓“张”和“马”,以此纪念他们的功勋。

 

所以直到今天,张家人和马家人也在各自的领域埋头钻研,用魔法和重剑为王国保驾护航……

 

“个屁啊!”张继科挖着耳朵,毫不客气地大笑了三声,“谁告诉你我们家都是魔法师了?”

 

许昕没想到本来没精打采地蔫儿在教室后排的张继科同志会突然清醒过来,而且一醒就是来拆他的台,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好发作,只好用眼神向端坐在张继科身旁的师兄求助。马龙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用戴着骑士手套的手用不知道是惩罚还是安抚的力度拍了拍那个混蛋刺剌剌的脑袋。

 

“瞎说什么呢,咱俩不就是魔法师和骑士么。”马龙笑眯眯地说着,比起苛责,更像是在夸奖。

 

他又咬上了张继科的耳朵,悄声道:“你这话也得私下和昕子说啊。”

 

这世道不会好了。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洋洋得意地往自己师兄身上蹭了蹭,还对他投来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许昕咬牙切齿地后悔自己当时会啥不好好学习火魔法,好能现在直接搓一个火球烧死这对狗男男。

 

他咳嗽两声,看到两人马上收起了差点就牵起来的小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后才发现在座的小朋友清澈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让许昕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这时,一个清脆女声响了起来: “那同学们,既然张继科叔叔和马龙叔叔都在这里,我们要不要鼓掌请他们上来为我们表演下他们是怎么战斗的啊?”

 

刚刚略微幻灭的小朋友们一下又被点起了热情,纷纷把目光移向后排的两个大男人身上,开心的拍起手来。

 

英勇的公主就这样拯救了陷入狗男男联手拆台危机的骑士殿下,可喜可贺。

 

 

张继科再一次熟练地抖动了一下法杖,一阵微风就从女孩的脚底下升起,托着咯咯笑着的女孩悬浮了起来,引得后面排队的孩子们又一阵兴奋的骚动。许昕靠坐在树下,远远地看着,身后传来了逐渐迫近的沉重的铁皮的撞击声,但他头都没扭一下。

 

声音在他右边停了下来,然后是一阵更大的动静,大树被铠甲撞得抖搂下来几片绿叶。然后是一只沉甸甸的胳膊肘压在了他的右肩。

 

“龙哥,”许昕开了口,眼睛却还盯着张继科的方向,“你别老是护着科哥了行不,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师弟了。”

 

马龙扭向许昕,纯洁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昂,我当时教训他了啊。”

 

还装傻,许昕心里哼了一声。明明已经是骑士团团长了,却整天被个白魔法师迷得七荤八素的,传出去成何体统。但很明显,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科哥是不是还是对当白魔法师这个事情很不满啊。”许昕嘟囔着,“你说咱仨一起当骑士多好啊。”

 

 

三个人从小都是死党,小孩子玩心大,常常组队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挨骂也都是三份的。长大一些后,马龙和张继科先参加了少年骑士团的选拔考试,马龙是最早通过的,等到第二年许昕也通过了。张继科却连着两年发挥失常,直接回家闭关了两年。本来许昕还得意自己要成为张继科的师兄了,谁诚想,这厮一出来就披着一身大白袍子招摇过市,得意地通知目瞪口呆的两人自己已经正式成为白魔法师了。

 

许昕本来也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大事儿,毕竟人不可貌相,白净斯文如自己师兄,当年追老张的时候也干过惊天动地的挫事。

 

那天晚上张继科刚躺倒床上,就听到马龙在门外喊他。正奇怪这么晚了马龙有什么事,刚开了门就被马龙从屋里直接薅到了马上,吓得张继科差点一道冰柱直接砸到马龙头上,以为马龙吃了精神控制。后来半死不活地在冷风中狂奔了小半宿后,两人一马才在一片草原上停了下来。没过多久,一道微弱的红光羞涩地从地平线上爬上来,出了一身冷汗的张继科刚打了个冷战,就看到同样气喘吁吁的马龙握住了他的手,稳住了呼吸,深情地对他说:“继科儿,我也爱你。”

 

听到这话,张继科差点一个猛跃就跳上太阳。没头没脑地被整这么一出,简直比吃了一招闪电术还让他外焦里嫩,最后心情复杂地逼问了马龙半天才搞清楚来龙去脉。

 

马龙昨晚看到六月份《占卜师说》里写的恋爱预言,说天枰座的人如果在今年七月和暗恋的人一起在希拉大草原上一起看了日出,对方就会爱上你,所以他就赶着七月的尾巴尖带着张继科跑到这里。刚看到日光探头就迫不及待地直接回应了“已经爱上自己的张继科”。

 

“龙啊,”张继科简直哭笑不得,“你的《大陆魔法生物进阶》及格了没啊?”

 

“昂,我们不学这种东西的。”马龙认真地回复道。

 

“整个七月都是希拉草原上的小怪猫交配期,因为发情期的母猫见不得阳光,公猫就会齐心协力用暗幕围起整片草原的,所以根本看不到日出的。”

 

“那,那这日出是怎么回事啊?”马龙急忙问道。

 

张继科叹了口气:“你跑错地方了。”

 

“……”

 

“那啥,龙,你知道怎么回去么?”

 

“……不知道。”

 

最后还是马龙的马给他们带回去的,骑士团的马都受过训练,找到来时的路并不是难事。一路上张继科都抱着窘迫地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马龙,一边安慰马龙一边努力忍住不笑出来。这杂志虽然挺不着四六的,但是自己却意外收获了马龙这个男朋友,总体来说,张继科还是相当满意的。

 

马龙回去后就去找方博兴师问罪,你们这帮占卜师怎么整天正事不做就瞎忽悠人呢,方博一脸懵逼地被批判了一通,看完杂志后,指着前一页的大标题,艰难地对马龙说:“龙哥,你看看这文的题目是什么。”

 

马龙定睛一看:《警惕!真正的占卜师从来不会对你说的九种预言》,整个人差点没晕过去。

 

当时听完方博说完这个故事,许昕笑得直接从椅子上翻了过去,胸甲硌得胸口一阵疼痛,但生悲也阻止不了他的乐极。但他事后越想越觉得有个细节不对,偷偷跑去问了张继科,张继科看向远方,脸上带着一股欠抽的微笑:“带对方看日出会不会让对方爱上自己我不知道,因为早在那之前我就爱上龙了。”

 

意识到自己吃狗粮的起始时间一下提前了几年的许昕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一剑劈开路旁的石头。

 

本来经历过这次事件后,许昕就觉得自己观察力太差了,好好的兄弟说弯就弯,人俩还搅到一起去了,自己却愣是在之前没看出半点苗头,双眼太过于失职了。结果后来读到《帝国轶事》的时候,发现张家和马家的先祖竟然都是开国功臣,再一联想张继科莫名其妙就跑去当了法师这件事,不自觉地就开始脑补起了家族大戏。

 

张父严厉地对跪在地上的张继科呵斥着:“家族代代传下来的法杖,怎么能在你这里断了传承。”张母在一旁抹着眼泪哭天喊地:“造孽哦,造孽哦,整天非要和那马家的小子在一起胡混,连祖宗本都要忘了。”而张继科则低头咬着牙说:“这不关马龙的事情,我继承家业就是了,但你们不准污蔑他。”然后直径回到自己房间,叹了一口气,发了一会儿愣,才拿出了《什么是魔法》看了起来。

 

许昕开始觉得脑补得挺好玩,结果那次无意间听到张继科对马龙说“我要是也能和你一起成为骑士就好了”后,他隐约觉得脑内小剧场可能不完全是空穴来风,连忙又翻起了《帝国轶事》,在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到了一句“家族的纯正不只靠血统,还看是否能承担起家族的使命。不少家族都有将无法继承家族使命的人分出本家的习惯,例如章家就是张家的分家,麻家是马家的分家,诸如此类。”看到这里,许昕觉得自己内心的猜测又印证了几分,几次想开口向张继科求证,又怕自己勾起了他惨不忍睹的会议,一不小心黑化了自己准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一直憋在心里。没想到今天,姚彦邀请他们仨去给小朋友讲课和表演,自己在讲帝国历史的时候差点把他那个猜想从嘴里顺出来。

 

 

现在,张继科还在那儿用风魔法逗小孩子,马龙还凑了过来,这简直是解开自己心里一大谜团的最佳时机。

 

他抛出那句后,用眼角偷偷瞥了一下马龙,果然马龙的神色凝重了一些。

 

“大昕啊,”马龙叹了一口气,“有的事情也确实该告诉你了,为啥继科儿当时要去当白魔法师。”

 

“哦。”许昕应了一声,内心暗搓搓地在期待着一段腥风血雨的历史。

 

“他两次都没考过少年骑士团入门测试,这你是知道的。他当时说是没发挥好,后来才和我说他其实是两次都挂在了思修考试上。”

 

“???”

 

“他英语不好,读原版圣经本来就吃力,更别提让他背下那些选段了,所以两次思修都是只有十几分,最后他爸妈看他魔法天赋不错,只好由他去当了白魔法师。”

 

“?????”

 

“大昕你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么?”

 

“不是,难道老张他不是被父母逼着去当魔法师的?为了继承什么家族使命?”

 

“什么家族使命?”

 

“就那什么,继承家族先祖的衣钵,你们俩不都是继承了你们……”

 

“大昕啊,”马龙语重心长地打断了他,“你小说看多了吧。”

 

 

晚上回家的许昕又翻出了那本《帝国轶事》,这才在开头看到作者在序言说的“写一本基于历史的架空小说的想法在我脑海里已经翻腾很久了”这样一句话。

 

许昕面无表情地把书扔进了火炉里,心里暗骂书店把小说类和历史类书籍放在相邻书架是何居心。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