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是我用真实的编造了谎言

不朽

※下午有感而发写的,算是对自己的心情的一种总结吧

※OOC

※(伪)现实向

=====


今晚是马龙的单身之夜。

 

他向来低调,结婚都没有打算对外公开。但是和队里说明了情况之后许昕就嚷嚷着要给马龙搞个单身之夜好好庆祝下最后一个自由的晚上,还故作神秘地凑到他耳边说西方都爱搞这一套。就这样,在一众队友的起哄下,马龙也真的在结婚前的某一晚捞了一大堆人去一起吃饭玩闹,算是要彻底疯狂一把。

 

刘国梁知道了以后也没阻止,就是点拨了两句“你们注意分寸就好了啊,是哇”便任一帮小伙子和小姑娘们胡闹去了。毕竟是件大喜事,让这帮年轻人发泄下也挺好的。

 

说是派对,但身为国家队运动员还是不敢太放飞自我,狂灌酒也不是国家队的作风,所以到头来说好的单身派对,也弄得和普通的聚餐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饭吃到最后,众人也闹得差不多了,张继科突然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马龙。

 

“龙,新婚快乐啊。”张继科笑着说,把盒子递到了马龙的手里。

 

“哇,老张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丁宁马上喊了起来,“你这样显得我们没准备礼物的人多尴尬啊。”

 

“就是就是,”方博也起哄道,“我们都知道你和龙队关系好,也不能这次也把我们落在后面啊。”

 

众人都哄笑了起来,马龙也开心地接过了盒子,抬眼看看张继科,问:“那我能拆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么?”

 

“可以啊。”

 

马龙掀开了盒子盖。里面是一个真皮钱包,模样精致,在灯光的照映下,黑色的皮革看着更加闪亮和厚重。

 

“我还以为是好吃的呢。”樊振东嘟囔了起来。

 

“那不得等着你送么?”许昕调侃道,又喊了起来,“老张真是够意思啊,送个空钱包给我师兄,也不往里面塞点钱。”

 

“就你话多。”张继科锤了许昕一拳,“那不等着你们把礼金都塞进去吗?”

 

就这样,一群人闹到了午夜才消停下来。刘国梁在微信群里再三强调不要玩过火之后,还大发慈悲放了他们一上午假,于是一行人索性就不回去宿舍,在外面的酒店里睡一晚好了。

 

 

张继科洗完澡后,整个人瘫在了床上,成了一个“大”字。

 

他送给马龙的不是一个空钱包。在钱包放卡的内层有一个拉链,在拉链里藏着的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一个秘密。

 

最大的秘密,却写在最小的纸片上。胆战心惊地将纸片放进去后,他拿着钱包左看右看了好一阵,确定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异样,甚至连拉链都很难被发现后才算放下心来。

 

无用功么?他想。就算是吧。但是好歹自己算是说出来了。暗恋的种子一旦种了下去,不让它发出芽来,是要怄烂在心里的,最后腐蚀出一个巨大的空洞,那样就太吓人了。

 

一阵敲门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激灵,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继科儿?在里面吗?”门外传来了他最熟悉的那个人的声音,“我想和你聊聊。”

 

张继科心里徒然一惊。不会这么快吧。

 

刚开了个门缝,马龙就直接钻进了房间,手里还拿着他送的那个钱包。马龙笑嘻嘻地坐在床上,弯着眼睛瞧着张继科脸上那复杂的表情,“你干啥呢刚刚?”

 

“刚洗了澡,正要睡了。”张继科回道,顺势打了个呵欠。

 

“那我打扰你睡觉了?”

 

“没事儿,你更重要,毕竟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了,而且你有决定权。”张继科无奈地笑了笑,坐到了马龙的身边。

 

听了这句,马龙也不说话了,开始摩挲起了张继科送的那个钱包。

 

“继科儿,”马龙顿了顿,说道,“谢谢你。我很喜欢你送我的礼物。”

 

“喜欢就好。”

 

“还有就是,继科儿,你……喜欢我有多久了?”

 

张继科听了这话,脑袋像是被人轮了一棍似得,“嗡”的一下响了起来。手还撑在床上,两腿也敞开着,身子还坐在床沿,但是除了沉重的呼吸声,张继科觉得自己连眼皮都没办法眨动了。

 

太早了,没想到会这么早。

 

马龙见张继科僵硬的样子,便打开了钱包,摸到了钱包拉链的位置,拉开后取出了里面的小纸片。“我爱你”三个字写得工工整整,如同学生的书法作品,但是连落款都没有。

 

“继科儿,说说吧。”马龙又开口了,“我真的挺想知道的。”

 

“啊,嗯……”张继科清了清嗓子,艰难地发出了几个不成调的声音,“其实,我也不清楚了。”

 

他和马龙刚好并排走过了对方人生的半程,相互搀扶着,追赶着,回头看去,过去的日子交相辉映,让他有种恍惚的感觉。人们常爱说日久生情,日子久到一定长度的时候,情也早已融汇到往事的长河中,无法追踪溯源了。

 

是自己回到省队的时候收到了他从北京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吗?是自己达成最快大满贯时收到他第一时间发来的祝贺消息的时候吗?是在自己一时冲动犯下了错误那晚自己在酒店紧紧拥抱着他,听他发泄内心的不安与恐惧的时候吗?

 

全不是,这些都可以用别的情绪来冠名。同情,共情,依赖……

 

全是。内心欲望的藤蔓每一次都从里面汲取着营养,让指头那名为暗恋的花朵长得更加茁壮几分。

 

他说不清楚。人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单纯的颜料而已,红色是热情,蓝色是忧郁,绿色是厌恶,黑色是苦闷。相反,人的感情是一块画布,只有将各种颜色的颜料都混杂在一起,才算是完整的感情。硬要将爱情抽离出来单独分析,实在是强人所难。

 

张继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马龙的问题,马龙却像是已经知晓了答案一样。

 

“看来是挺久的了昂。”马龙得出了结论,揉了揉鼻子,便陷入了沉默。

 

张继科也沉默着。他已经没有立场去问马龙任何问题了,这是马龙对他的一次审判,审判对象就是他的内心。能做的,也只有等着一锤定音下来的时刻了。

 

“昂……那我结婚那天,你还来当我的伴郎吗?”马龙没头没脑一样闹出了这么一句。

 

“结婚啊,”张继科笑了一下,冷声问道,“你不觉得我恶心吗?”

 

“什么?”马龙一时没反应过来,“继科儿你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表面意思啊。”张继科脸上带上了绝望的微笑,“你一直都把我当兄弟,我却干了背叛兄弟情分的事情,暗自想把它发展成爱情,你不觉得恶心吗?”

 

“继科儿……”马龙想说话,张继科却没停下,而是自顾自地继续了下去,任由情绪如同洪水一样宣泄出来。

 

“龙,你都要结婚了,我知道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咱俩不可能在一起。我在无数个夜里对自己说,咱们是双子星,是相互鼓励着走上巅峰的好兄弟,而不是那种苟且的关系。但我又遏制不住内心的占有欲,龙你知道吗,我常常看着你,看着你对我笑,对我倾诉心事,对我玩闹的时候,我真的在努力克制了,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心里那股得意之情,像是占有了你独一无二的那一部分一样,但又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顿,我竟然将你对我的信任和依赖当作滋养我自私情绪的养分。你都不觉得……这样真的很恶心吗?”

 

张继科说着说着,头便低了下去。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痛苦,将自己血淋淋的内心剖开,让里面阴暗的角落公之于众,宛如诛心一般。说出来吧,他在心里祈祷,说出那两个字吧,龙,让我不要再纠缠你了,你幸福了就好。

 

“继科儿,”马龙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有厌恶与不耐烦,竟满是温柔,“我没有觉得你恶心啊。”

 

说着,马龙握住了张继科垂在腿间的手,然后伏下了身子,用额头抵住张继科的额头,轻轻地说道:“你喜欢我,那说明你是欣赏我的优点啊,有人喜欢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更何况是我最欣赏的继科儿,我怎么可能觉得恶心呢?”

 

张继科猛地抬起头,看到了马龙闪亮的眼睛,满是真诚与坦荡的眼睛。

 

“我今天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只是心疼你,继科儿。”

 

“对不起,我没法回报给你像你给我一样的那份炙热的感情。我一向认为,我对你的好能超过你对我的好,但我之前实在是太迟钝了,没有感觉出来你对我的那份不一样的感情。对不起,这份爱我无力偿还。”

 

“但是啊,继科儿,如果我的生命里不曾有过你,我也不会像今天一样幸福。对我来说,朋友有很多,但是能在我小时候输了球哭着写训练日记时陪着我写的,在我最难过的那两年里一次次拉我出去散心鼓励我激励我,让我在夺得大满贯的时候想要第一个拥抱的人,只有你,继科儿。世界上双子星有很多,但是能陪在马龙身边的双子星只有一个,那就是张继科。”

 

“我真的有点后悔,继科儿,我没能早点察觉你的心意,让你在我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忐忑与不安,但抛开世俗的规则,我们已经是相爱的了不是吗?所有人都渴求一份地久天长海枯石烂的爱情,本质上来讲,就是可朽者对于不朽的期盼罢了。只要乒乓球还有人打一天,我们的名字就会被人提起一天,我们已经抵达了不朽,根本不需要用世俗的婚姻来确定我们的爱情了,不是吗?”

 

说完,马龙扶起了张继科的脸庞。张继科紧紧闭着眼睛,但是眼角的泪水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顺着滑到他的下巴颏,滴在酒店的地板上。

 

他轻轻地凑了上去,用嘴唇紧紧地贴住了张继科紧绷着的嘴唇。

 

这个吻里包含了多少情感呢?友谊?谅解?爱情?宽慰?歉意?马龙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觉得,两人都需要这样一个庄重的仪式,为这段感情留下最厚重的印戳。

 

什么是爱情呢?性显然不是,它只是生物的一种原始的本能,是连酵母细胞都能做到的东西;婚姻更不是,它只是一种社会契约而已,和有没有感情完全没有关系;那剩下的只有对不朽的期待了,期望着能和那个人一起看遍日升日落,云卷云舒,直到生命的尽头,也有一种超出自己会腐朽的生命的界限的东西留存于世间,达到永恒的境地。

 

他们已经抵达那份不朽了,他又何必在意凡俗的桎梏呢?

 

想到这里,张继科也释然了许多。人的天性就是追求十全十美,无数人既想要对方的身体又想要对方的心灵,两者兼得后又开始战战兢兢地寻求着对方的心不会变质的证据。但终其一生,能寻到灵魂共鸣者屈指可数,自己又怎能强求好事全让自己独占完了呢?

 

张继科趴在了马龙的身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他已经懂了一切的道理了,只是还有点不甘心而已。他明白,到了明早,他就要坦然接受世俗中的不圆满了。他不是赵敏,不会理直气壮地喊出那句“我偏要勉强”,只能以此来发泄内心的种种。

 

马龙一直在轻拍他的脊背,直到他渐渐睡着了,也没有离开。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下午训练完,他看到马龙向他走了过来,习惯性地伸出了手掌,向马龙笑了笑。

 

马龙也伸出了手,如往常一样,和他笑着击了个掌。

 

“今天过得怎么样?”马龙问道。

 

“好极了。”张继科笑着回答道。

 

掌纹接触的瞬间,张继科心中的占有欲终于彻底销声匿迹了。因为他们都确信,已经牢牢地占据彼此的灵魂了。


不完美的故事还在继续下去。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