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沉迷土豆,梦想是有一天能写出严肃文学。

【独普/宝可梦paro】Nightmare(1)

大家好,我是机械。试着开个连载,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次写aph,如有ooc请多包涵。
★虽然是pm paro,但如果对精灵宝可梦【民译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完全不了解的话也基本能看懂,因为不会牵扯到太多专业的东西。
★非国设
★其他cp倾向基本没有,可能有轻微的亲子分,奥洪

★☆★☆★
“啊呀呀,没想到小基尔真的能当上冠军啊,真是可喜可贺!”弗朗西斯一手拿着举着一只高脚杯,另一只则不安分地搭着基尔伯特的肩膀,并捏了下这位现任冠军正得意着的脸庞,“我都忍不住想马上看到主席的那张臭脸了,眉毛说不定已经叠的比山还高了。”

“kesesesese,本大爷只要是想,那当冠军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基尔靠坐在包厢柔软的沙发上,嘴角还沾着些许啤酒泡沫。他这次意外地没有用物理攻击来扒拉开背后恶友的那只咸猪手,只是佯怒地骂道,“还有,你个变态,赶紧把你的手拿开!”

弗朗西斯并没有放开,反而得寸进尺地又捏了一把,并赶在基尔伯特真的转过头去的时候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并梳理了一下耳前的金发。“哎呀,哥哥我只是太久没看到小基尔这么高兴了嘛,所以才会有点忍不住捏上……”

没等“变态发言”结束,弗朗西斯就被一连串种子击中脸庞。他有些愤怒地转过去,对着正坐在一边看笑话的青年怒吼道:“安东尼奥!!管管你的哈力栗!别让他总是一高兴就乱喷种子。”但是罪魁祸首似乎并没有丝毫要谢罪的意思,脑袋一歪,只把身上的壳对着愤怒地一抖一抖的胡子,并往安东尼奥的怀里钻了钻。“哈哈哈,弗朗吉,这只是他表达对你喜爱的一种方式而已,你早就应该习惯了。”“那怎么每次都打我不打你们?”“这个嘛,”安东尼奥稍稍思考了一下,“那可能就是单纯想打你罢了,谁让你长得那么迷人呢~”说着,安东尼奥对着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

“你……”弗朗西斯对着不知是赞美还是嘲讽(多半是嘲讽)的解释,竟一时语塞,但马上,他还是优雅的转过身去,“算了,谁让哥哥我那么迷人又优雅呢,就不和他计较了。”

基尔伯特看着眼前的恶友们闹哄哄的样子,开心得大笑出了声,然后就收到了一个白眼作为回礼。“大笨蛋先生,你要是再发出这种疑似噪音的笑声的话,我的圆法师就会被你吓死了。”说着,罗德里赫用带着白丝手套的轻轻抚摸着他的圆法师有点发抖的脊背,试图安慰下这个刚被噪音袭击过的小虫。

“哎呀,小少爷,你少说两句呗,难得本大爷今天这么高兴,不对,是本冠军!以后,你想再听到本大爷的笑声,都得先排队买票再说,kesesesesese”基尔伯特没有理会罗德里赫的数落,反而更开心地笑了出来。罗德里赫只好无奈地把圆法师收回了球里,嘴里嘟囔着“大笨蛋先生就算成了冠军也是大笨蛋先生”,然后闭上眼,缓缓喝了口咖啡,似乎要中和掉基尔伯特的笑声里的毒素。

还在调戏小少爷着的基尔伯特突然感觉脑袋旁一阵阴风刮过,本能似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往旁边躲了一下,正好躲过了一只呼啸过去的平底锅,但却一个踉跄跌在了地上。“要死啦男人婆!你这是在谋杀冠军你知道吗!!”基尔伯特有点狼狈地站起身,对着那个拿着平底锅的凶手吼道。“还不是因为你太吵了!”伊丽莎白翻了个白眼,突然换了种温柔的语气说,“再说,我这也是为了保全冠军先生的荣誉呀,你现在可是在公共场合,你总不想明天报纸的头条题目就是《震惊!新任冠军被万人血书赶下台,原因竟是因为笑声太刺耳》吧。”基尔伯特张了张嘴,似乎伊莎这次说的确实有道理,于是有点不服气地重新坐了下去。

“不过这次大笨蛋先生确实很厉害呢。”罗德里赫扶了扶眼镜,“开始看到大笨蛋先生的博客上写的‘30天夺冠日记系列’时,我还等着看看这次大笨蛋先生要如何被嘲讽呢。”

“哈,笑话,本大爷啥时候怕过那个冠军。”基尔伯特嘴角又勾起了张狂的角度,露出了他洁白的犬牙,“以本大爷的实力,早就能当冠军了,要不是以前规定天王不能在在位时挑战冠军的该死的规定,现任冠军几年前就该被本大爷一脚踢下台了。还有,我那博客的题目明明是《超帅的本大爷30天踏平联盟荣登冠军宝座日记》系列,你给本大爷记好了。”……

这次热闹而欢乐的聚会结束后,安东尼奥扶着瘫软的弗朗西斯坐上了他的烈焰马一起回去,喝得酩酊大醉的基尔伯特则是被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开车带回去的。两人将基尔塞进后排座后,和另外两位(准确的说是一位)道了别,然后开始回去。喝醉的基尔伯特虽然破坏力比平时要大上数十倍,尤其是开始唱起歌的时候,简直比一千只胖丁同时开嗓更恐怖,但是一旦过了某个临界点,他就会陷入昏睡的状态,反而变成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小兔子状。伊丽莎白坐在副驾驶上,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稀有的安静下来的基尔伯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还真的做到了。”伊丽莎白说,“真是很久都没见到过基尔这么高兴了,上一次……”伊丽莎白突然沉默了下去,双眼也暗淡了一下。“我知道,伊莎。”罗德里赫突然说道,“上一次看到他这么高兴,应该还是路德维希进入联盟警署的时候。”伊丽莎白转过头,看着罗德里赫直盯着眼前的路的眼神,似乎想从中看出一点什么情绪,但是她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那也是路德维希自己的选择,不是吗?就如同大笨蛋先生辞去天王的职位并重新以冠军身份重返联盟一样。这并不是你的错,伊莎,你作为他的领导,在当时做出的是正确的判断,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意外的发生。”停顿了一下,罗德里赫继续道,“我原本还十分担心大笨蛋先生,但今天的他看起来终于是和以前一样了。至少,他有精力和心情来表演出这份样子了,总比一直闷在家里强,不是么?”

伊丽莎白不置可否,但后座的那位却突然发了难,“谁……谁给你说……本大爷是演出来的?”两人都有一些吃惊,伊丽莎白赶忙转过头去,却正对上基尔伯特那血红色的、犹如深邃的漩涡一样的眼眸,“基尔,你醒了?”“本大爷根、根本就没怎么难过!”基尔伯特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毕竟、本大爷一、一个人也可以很开心……”声音还是越来越小了下去,然后他低低地发出了几声笑,翻了个身,用后脑勺对着副驾驶座投来的视线。“看样子,大笨蛋先生刚刚只是在说梦话。”罗德里赫低声说道,生怕再吵起来这位爷。他将自己的圆法师放了出来,示意了一下后,圆法师变蹦到基尔伯特银色的散发旁边,轻轻地晃动着自己的触角,给基尔伯特演奏着温柔的摇篮曲,让他的呼吸声渐渐由重归于平缓。伊莎又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不过,看来基尔终于是挺过来了。看到他又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真是太好了。”罗德里赫微笑了一下,“是啊,真不愧是坚强的大笨蛋先生啊。”

基尔伯特倏地从床上起来时,阳光已经照满了他向东的房间。基尔伯特揉了揉脑袋,宿醉带来的头疼还在,带着醉汉气息的衣服也还好好地穿在身上,略显凌乱的床铺也还在。“那个小少爷也真是不会照顾人,”基尔伯特嘟囔着,有些撒气一样坐在床上,“不知道帮本大爷换身衣服再把我放床上,给床铺上弄得都是酒味儿还得再洗。路茨以前……”基尔伯特嘟囔到这里,一下子停住了嘴。然后,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壳,似乎是嫌它还不够疼,突然大喊道:“啊,对了,本大爷今天下午还要去联盟报到呢,得赶紧去收拾下!!”他有点颤巍巍地站起身,踉跄地逃进了洗手间。

他的朋友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在他得知弟弟失踪的时候没有流泪的男人,在路德维希破损的铭牌送到他面前的时候没有流泪的男人,这个在博客上写着“本大爷就算是一个人也很开心”的男人,这个花了一个月天天喝闷酒却也没有流泪的男人,现在为什么会在镜子前面,将脸埋在自己满是酒味的衬衫里嚎啕大哭。

“路茨…路茨…本大爷已经是冠军……马上、马上就能去找你了……”

最怕不是当时的刻骨铭心,而是以为淡忘后的触景生情。
【tbc】

★☆★☆★
有时间就会更新,第一次开中篇坑,肯定不弃,就算烂尾也不弃!【被打死】
还有再啰嗦下,对熟悉pm世界的各位聚聚,请无视我后期写到战斗场面的时候的不合理的地方。我是个对战渣,所以写战斗更倾向于特别篇那样的,完全无视种族值,比如一只弱成渣的溜溜糖球就能血虐宝石里战斗边疆的各个大神一样……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