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沉迷土豆,梦想是有一天能写出严肃文学。

【独普/宝可梦paro】Nightmare(2)

前篇 1

★第一次写aph,如果有很严重的ooc一定要告诉我,感激不尽

★虽然是pm paro,但如果对精灵宝可梦完全不了解的话也基本能看懂,因为不会牵扯到太多专业的东西。会贴上涉及的宝可梦的图。

★非国设

★其他cp倾向基本没有

★☆★☆★

第二章 追忆


在盥洗室里好好宣泄出自己进三个月来所有的抑郁、悲伤与痛苦之后,基尔伯特开始慢慢的收拾自己,准备着下午第一次以冠军身份到联盟的报到。他的肥啾,一只毛色光亮的大/比/鸟*,已经早早地在门口准备好了。显然,基尔伯特昨天下午的叮嘱,这只大鸟记得很清楚。当基尔伯特从家门口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褪去了刚才落魄的气息,意气风发地坐上了他的挚友也是他的王牌的背上。“kesesese,今天本大爷也还是像小鸟一样帅!”满意地看了看自己刚刚的自拍,基尔伯特将它po在了自己的博客上:“本大爷要去联盟拿回自己的冠军披风了!”然后,就舒服的趴在大/比/鸟的背上,任它背着自己向宝可梦联盟总部飞去。


宝可梦联盟名字上虽然是似乎是只管辖宝可梦的地方,但事实上,这是这个地区最大的权力机关。最早的宝可梦联盟里,冠军就是最高权力的代名词,胜者为王是早期社会都普遍认同的一种价值观。直到后来人们才意识到,擅长精灵对战的人并不一定都擅长治理地区。因此,联盟主席的位置应运而生。如今的宝可梦联盟中,主席就是级别最高的管理者,负责整个地区的治理。冠军虽然不再像过去权倾朝野,但也同样享有诸多特权。作为制衡主席权力的一部分,冠军对国家诸多档案都具有知情权,而且除非是在整个联盟进入了紧急状态,冠军平时并不用向主席直接负责——这一点就不同于四天王了。四天王作为挑战者面对冠军时的最后一关,是由联盟的对战委员会经过重重筛选严格审查出来的对战精英人物,所以他们是时刻都要听从联盟的管理与安排的。当然,想成为四天王,不仅需要过硬的实力,身世背景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这是卡洛斯地区给各个地区联盟的惨痛教训。而基尔伯特,在三年前就凭借着自己绝对的实力与干净的背景,成功成为了历史上第二个飞行系天王。


这位在鸟背上优哉游哉的“前天王”很快就到了联盟会场。会场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一片热闹的气氛,和台上的联盟主席亚瑟脸上阴云密布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突然,有眼尖的人看到了天上那标志性的大/比/鸟,立马惊喜的尖叫了出来:“快看!!!那是基尔和他的肥啾!!”这一声可谓是尖锐而响亮,让整个会场都陷入了极为短暂的沉默。随后,人群中爆发出了排山倒海似的尖叫声和欢呼声:“基尔!!基尔!!”“哇!!基尔老公看这里!!!”“基尔基尔我爱你!!”无数少女的手,好吧,也有许多少男的手,都在使劲向天空挥舞着,感觉如果基尔的高度再降低一些就会被狂暴的人群直接连人带啾一起拽下来。


这并不是每个冠军都有的待遇。虽然每届冠军在正式就任的仪式上都会有粉丝来捧场,但数量上都难以望其项背。在刚成为飞行天王的时候,基尔伯特那帅气的外表就吸引了不少人,他的博客也很快就被人翻了出来。粉丝们发现这位大哥不仅几乎每天都会写博客,不论长短,而且特别热衷于贴图。博客的内容基本都是这种样子的流水账:“鸟月啾日,唱歌的本大爷果然也很帅气!路茨那家伙真是不懂欣赏!”然后配上一张自己举着麦克风在闭着眼尽情嚎叫,而后面有一个金发散发的男人一副被自己的咖啡呛住一样的照片。字里行间里都流露着日常生活的欢乐与自恋气息,这可谓是引爆了整个粉丝圈。更过分的是,基尔伯特并没有因为当上天王而弃坑,还是保持着一天一更的频率,还穿插着他恶搞其他天王然后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珍贵图像,这使他的人气日渐高涨,本人更是因为勤奋更博被称为是“业界良心”。在他辞去天王职位,博客罕见的沉寂了一个月整后,“一个月夺冠系列”博客横空出世,再一次点爆网络和他的众多本以为人生从此暗淡的狂热粉丝们。但他本人却从没对此有过任何解释,因此在众说纷纭里最为普遍流行的版本就是“在经历了某次失败后突然觉醒卧薪尝胆一个月进行特训”。


这位万众瞩目的冠军从容的飞到了台上,轻巧地跳了下来,然后向粉丝台下挥了挥手致意。亚瑟被这增大的叫声弄得更为烦躁不安,虽然心里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一个绅士的做派,但是眉毛还是不自觉的变得更厚了。基尔伯特看到了他那还有加粗趋势的眉毛,忍不住笑出了声,被那绿色的瞳孔透出的视线恶狠狠地剜了一刀后就收敛了起来。


随后就是走流程的就职仪式了,但在基尔伯特穿上冠军披风并向台下发誓“我将用我的生命维护华特地区的安全”时,他稍一转头,就看到了亚瑟意味深长的眼神。虽然这是每任冠军都要例行宣誓的环节,但敏锐的他还是读出了亚瑟眼中的复杂情绪。不过他并没多做理会,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会忍不住找他。果然,仪式结束没多久后,亚瑟就叩响了他所在的“冠军房间”的大门。


“没想到你这个白痴还真的做到了。”亚瑟一进来就有点没好气地说。基尔伯特并没在意这位主席的光临,仍在自顾自地盯着手机,双手在快速地敲打着今天的博客。屏幕的荧光下,这个皮肤异常苍白的脸庞上看不出一点点血色与称得上是“高兴”的神情。“说真的,基尔伯特,”亚瑟原谅了他的无视,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弟弟,了解你这种为了弟弟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感受。但是这次,我觉得你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亚瑟谨慎的看了一眼那个白发男人的样子。虽然手上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但是面部还是无法让人捕捉到任何感情波动。亚瑟就继续大着胆子说了下去:“所以,你这次应该好好接受现实……”“现实?什么现实?你是说就凭着一个破铁块就可以证明路茨已经死了的现实?”基尔伯特对现“现实”这个词如此强烈的反应,令亚瑟始料未及,“本大爷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被烧成灰,本大爷也要把亲眼看到那挫灰才能承认那该死的现实。再说,你他妈又懂路茨什么?本大爷的弟弟才不会是会被那种程度的东西撞碎的玻璃玩偶!”


他还是那个样子,亚瑟无奈地想道。


这一切的故事都是源于那个令人刻骨铭心的夜晚。那是围剿永夜团的首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最后决战。永夜团在十年前刚开始活动的时候表现的是一副完全人畜无害的样子,宣扬的理念是无论是人还是宝可梦,都可以通过互通梦境来达到心意相通,因为那是每个人最为诚实的时刻。与免费的理念配套的则是他们的价格颇为高昂的“梦境融合”服务,而这只有通过永夜团享有专利的梦境融合机才能实现。就这样,永夜团收获了大量的信徒,甚至许多知名人士也加入了这个团。后来,治安局终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永夜团虽然对外宣称梦境融合机是绝对注重隐私保护的,但是调查结果显示,上次大规模的联盟机密事件泄露的罪魁祸首们都是永夜团的簇拥,且一直保持着每周三到四次的频率。以此为导火线,针对永夜团的大调查迅速展开。梦境融合机融合的原理并不是单纯的融合,而是完全捏造出一个空间,并让两者的精神象征在其中交流活动。外界除了能一直监视这个空间,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以外,也能给予两方强烈的暗示,因此这所谓的“心意相通”根本就是胡扯,而是通过强烈暗示让双方强行接受对方最真实的一面。但一旦这种暗示效果消除,双方的关系都会不可避免的走向恶化,破裂,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也是为何梦境融合有如此强大的成瘾性,因为人们不仅沉迷于这种互相之间的虚假关系,而且潜意识里也想尽全力维护它。


当然,永夜团并不是为了营造这种过家家式的友好世界而奔波的。普通民众对他们而言和那些瘾君子一样完全是他们的摇钱树,更重要的是那些联盟高层,不仅成了泄密者,也沦为精神控制的对象。当时的联盟主席腓特烈拿出的壮士断腕的态度对整个联盟进行了一次大换血。但是永夜团也不是吃素的,不仅发动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对腓特烈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声讨,联盟内部的许多人也同样被煽动了起来,纷纷要求腓特烈下台。腓特烈并不是吓大的,在一片非议声中,他还是毫不留情地向着永夜团举起了自己的铁拳。后来,联盟内部肃清了所有永夜团的信徒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斗争。由于永夜团波及的范围实在是太广,因此,联盟只能从部分重点地区实行严厉的梦境融合禁令缓缓起步,而这也给了永夜团喘息的机会。最终,永夜团露出了他最为凶恶的面目,号召所有信徒开始最后的负隅顽抗。这次战争最终以联盟方面的胜利结束,但是永夜团并没有消亡,其首领和部分死忠仍然在暗处伺机而动,等待着时机的来临。


两个月前,联盟收到了关于永夜团首领伊万在森林深处出没的线索,随后迅速行动了起来。当时,路德维希作为实力最出色的队长,同时也是腓特烈的二儿子,责无旁贷地接下了先锋的任务,而亚瑟与其他人则在办公室紧张地观看着直播。基尔伯特身为当时的飞行天王,也在观看的行列里,但因为不时发出“快看,那就是本大爷帅气的弟弟”的噪音而被亚瑟赶了出去。虽然基尔伯特对不能亲眼看见弟弟完成老爹的遗愿——将永夜团首领捉拿归案而有点忿忿不平,但出于对路茨实力的绝对信任,他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等路茨抓住了那个可恶的家伙后,他那英勇的样子肯定会被一次次播放的,kesesesese,本大爷的弟弟就是那么厉害,虽然比本大爷还是差了一点。”心里一边这样盘算着,基尔伯特一边慢慢闭上了他那闪烁着光芒的双眼。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是能让人安心入睡的夜晚,至少对身处联盟的人来说。他猛地一睁眼,发现时间才将将过去了十分钟。一种莫名的焦躁感涌上了基尔伯特的心头。永夜团从被联盟全面镇压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只是偶然有点不成气候的小打小闹。这次对伊万的追捕,就如同装备精良的精英猎人将一只走投无路的野鹿追到了悬崖边上一样,只是为这场长期的追逐划上两道稳妥的终止符而已。“没事儿,路茨那小子可是本大爷的亲弟弟,实力肯定没问题,没问题。”基尔伯特虽然一直这么宽慰自己,但还是感觉心跳得快的停不下来。


五分钟后,他就明白了,这可能就是属于亲兄弟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听到楼里突然惊呼声一片后,基尔伯特一个激灵就从床上滚了下来,迅速拉开门,直接向亚瑟的办公室冲了过去。此时,亚瑟的办公室已经乱作一团,茫然、慌乱的情绪肆意爬上这些人的面孔,似乎对他们的反应十分满意。


“眉毛!!出什么事了!”基尔伯特一把拉过亚瑟,双手死死压住他的肩膀,盯着那双慌乱的翠绿色眸子,几乎是低声吼了出来。在他只刚刚捕捉到那汪翠色中一丝逃避的意味时,就听到了一旁格斗天王王耀的声音:“那个,基尔伯特先生,虽然很抱歉,但是刚刚似乎是在他们追捕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基尔伯特立刻将头转向了他那个友善的同事。“什么意外?!!出什么事了?!”王耀被眼前那简直要喷出火焰的赤瞳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说:“是这样的,摄像已经拍到他们抓住伊万了,路德维希先生和伊万扭打在了一起,并迅速制服了他,但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然后画面剧烈晃动之后马上就没了信号。”


听完王耀的嘴中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后,基尔伯特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还在被他揪着的亚瑟则将头转向一边,躲避着基尔伯特那向他询问而又有些无助的眼神。基尔伯特看着亚瑟那默认的态度,缓缓松开了他的手,然后有点摇晃地走出了办公室。而刚刚还在乱成一团的人们也停了下来,注视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不知是同情多些还是怜悯多些。亚瑟则艰难地掏出了对讲机,对着那边说了几句后,便疲惫地将对讲机丢到了桌子上。整个办公室在这一声“咚”之后,只有那传输信号中断的音响发出的沙沙声。


基尔伯特本来是在走廊上跌跌撞撞地走着的,但他却慢慢地开始加速,最后是冲出了联盟的大门,然后将腰间的精灵球狠狠砸在地上。“肥啾,我们走!”基尔伯特一下子跳上了肥啾的背部。这时,他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基尔,你不能去!!”基尔伯特根本就没打算理会伊丽莎白,但伊丽莎白显然也不认为她的青梅竹马会因为这么一句而停下,于是她紧接着喊:“哥德小姐*,‘黑色眼光’!”旁边的哥德小姐心念一动,眼中发出一道黑光,将肥啾在空中死死地定住。


“我靠,男人婆,你他妈的别管本大爷!你再拦着信不信本大爷在这里给你打趴下!”基尔伯特气急败坏地对着伊丽莎白大吼道。但伊丽莎白并不为之所动,而是让哥德小姐再使出“意念移物”将基尔伯特和肥啾放了下来。“你先冷静一下,基尔,我们现在已经派救援队去花海森林了,应该很快就会有他们反馈过来的消息了。”基尔伯特盯着伊丽莎白那黑暗中显得越发冷峻的脸,不屑地说:“哈?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本大爷在这里像个小学生一样双手放在膝盖上乖乖坐在这里,等你们装模作样地给本大爷读一份打满官腔的报告吗?”伊丽莎白听着她的发小愤怒的咆哮后仍不为所动,“基尔伯特,我说了,你冷静下来。路德维希对你有多重要,我们都一直看在眼里。但是这次的情况很特殊,我们完全都没料到他们还留了这么一手。现在根本不清楚对手的实力,所以像你这样没受过任何训练的白痴贸然上前根本就是去捣乱,只能耽误救援队搜救路德维希的进度!!”


一下子被伊丽莎白戳中了要害的基尔伯特,像是被丢在岸上的活鱼一样张了张嘴,但根本无法反驳伊丽莎白的任何一句话。他转过身去,将肥啾收回了自己的精灵球了,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直接蹲在了地上。伊丽莎白知道,基尔伯特这是妥协了。这个哥哥虽然大多数时候看上去并不像他的弟弟那么靠谱,但是两个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从来不会含糊,这也是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私下)评为“贝什米特兄弟唯一让人省心的点”。


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的基尔伯特,伊丽莎白一反常态,温柔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基尔伯特虽然因为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伊丽莎白而微微抖了一下,但马上还是乖乖地坐好任伊丽莎白轻拍他的肩膀。“路德维希会没事的。”伊丽莎白说着,虽然她自己心里也没什么谱,但他还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好友那心神不宁的样子。基尔伯特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路茨那小子,如果这次真的会有个三长两短的,本大爷也不会饶了他。”基尔伯特说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因为这一点也不像本大爷一样帅气!kesesesese”基尔伯特笑了起来,而伊丽莎白看到基尔伯特这个样子也终于放了心。看来,自己的安慰还是起了作用。


但她不知道的是,基尔伯特是把她的安慰当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承诺。是啊,既然伊丽莎白都这么说了,她可是路茨除了本大爷以外最了解那个小鬼的人了,毕竟是路德维希的上司嘛,所以路茨肯定不会有问题的,最多也就是落个残废吧。基尔伯特用近乎绝望得满怀希望的姿态紧紧抓住了这根虚无缥缈的稻草。他的最坏的打算,也只打到“终身残废”的程度为止。但是这个世界上,比“终身残废”要残酷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因此,当伊丽莎白在两天后有点面露犹豫地向他说明最后的搜查结果时,他就明白,那根最后的稻草也断了。不,或者说本来就不存在这么一根稻草。他看着伊丽莎白艰难地说出小队几乎全员都被送进了医院抢救,但只有路德维希,像是从花海森林蒸发了一样时,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桌子,仿佛是桌子在和他对话一样。“除了路德维希这块破损的铭牌,”基尔伯特看到了一个铁牌小心翼翼地挪进了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但依然没做任何反应,“根本找不到路德维希的任何其他踪迹,包括他的遗体……”


“闭嘴!!”基尔伯特失控地叫出声。伊丽莎白被这只沉默的狼突然的哀嚎吓了一跳,一抬眼却看到了基尔伯特如同燃尽的火堆一样暗淡的眼睛,“伊莎,你们凭什么因为自己的无能就擅自判断路茨已经死了?”还没等伊丽莎白回答,眼前的白狼的嗓音一沉,压低的怒吼声令人不寒而栗,“你们搜查科那帮只会吃白食的废物找不到路茨也没关系,本大爷会亲自给那帮怂蛋示范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搜查。他们就他妈的一点都不上心,找不到人就说死了,真是需要本大爷好好收拾他们一顿。”伊丽莎白看着基尔伯特几乎要咬碎豹牙一样挤出这句话,不知该说什么好。但她知道,现在她无论说什么,基尔伯特都不可能改变基尔伯特的决意,只好对基尔伯特提醒道:“好吧基尔,我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你,但你必须知道,花海森林目前已经被设置成禁区了,因为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基尔伯特只是用鼻子里的嗤息回应了发小的警示,然后抛出了一句:“你放心,本大爷自有分寸,绝对不会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不然也没法向在天上的老爹交代。”伊丽莎白听言,暗暗庆幸基尔伯特似乎还没被弄成个傻子,便微微拱了下身体致意,然后离开了基尔伯特的办公室。


没人知道基尔伯特的计划是什么。事实上,绝大部分不了解基尔伯特的人都以为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弟弟死了这个事实,连伊丽莎白也认为路德维希不可能还活着,因为他当时正处于那股暴走能量的中心,而根据那些外围队员身体受伤程度来看,路德维希最后的结局就是和伊万一起连遗体都被爆炸弄得灰飞烟灭了。在伊丽莎白交还给他路德留下的铭牌的第二天,一封简短的辞职信便出现在亚瑟的桌子上。很显然,亚瑟把这个理解为大受打击的基尔伯特已经无心处理联盟的各项事宜了,而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来休息,因此他也同意了。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基尔伯特在沉寂,或者说颓废了一个月后,就重振旗鼓,并同样在三十天内就返回了这个曾经的伤心之地。他感觉似乎是被基尔伯特摆了一道一样,因为要是知道基尔伯特只是为了能有资格挑战冠军而辞职的话,当初他说什么都不会放他走的。而那日记放出来后,亚瑟也读了,只觉得是无理取闹,但又无可奈何。他一直都知道,只要基尔伯特想,6天打完8个道馆,再七天打完争夺冠军挑战资格的全地区的淘汰赛,然后绝对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将他曾经的同事与冠军一个个掀翻。而自己也完全没有办法去阻止他,


现在,在和这位冠军面面相觑了长达一分钟后,亚瑟终于忍不住了,准备离开这个令他感到压抑的低气压,“那就祝你好运吧。”“等一下,主席先生,”不知道是这诡异的尊称还是脸上那狡黠的笑容搞的鬼,亚瑟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落入了陷阱的兔子,只能浑身不自在看着这只狼在他身旁饶有兴致地追着自己尾巴玩,“你也知道本大爷来当冠军的目的是什么。”亚瑟丢下一句“调查结果就在十四层的机密档案室,你自己去找吧。”后,一秒也不愿意浪费一样,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


tbc

大/比/鸟(杉森建创作的绘图)



歌德小姐(杉森建创作的绘图)



★☆★☆★

刚刚开学才有这么多时间来更新。以后尽量保证一周一更(吧),但是量是几乎铁定不可能有这次这么多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