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梦想是有一天能写出严肃文学。

【晃铁】再见(上)

1.人物是日日日的,ooc.是我的。有奇怪的地方一定要指出来……
2.cp向的只有晃铁
☆★☆★☆

城市的夜晚,从来都和“静谧”这种词扯不上什么关系。惨白的月亮晃晃悠悠地挂在空中,本应是黑色的幕布被霓虹灯染上了暧昧的欲望之色,和沉浸在灯红酒绿的夜之都市构成了一副和谐的景象。酒吧,夜店,KTV,赌场,从白天刺眼的光照中挣脱开的人们纷纷涌进这些场所,令内心那多少有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统统撒开丫子全力疾走,遵循着本能的脚步肆意寻欢作乐。

此时,在一家赌场前,南云铁虎正在门口踌躇徘徊。大红色的灯光招牌打在了他的头发上,却被他那漆黑的头发吸收了进去,只有那几缕挑染的红色看上去更加鲜艳,但身上白色的衬衫却没那么好运了,整个被红色侵吞,显露出混沌而迷蒙的血红,像是被胡萝卜汁泡了个透一般。但铁虎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管这些。他再次抬起左手,将搭在小臂上的黑色西服外套抖到了臂弯,显露出了那个金色的腕表——九点三十五分。他像是被这时间冒犯了一样,突然又开始在门口徘徊,棕色的皮鞋发出了凌乱不堪的鼓点,双手抓上了自己的脑袋。旁边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看到他的样子,发出了嘲弄的窃窃私语。对于常年在这些地方等着客人的她们来说,观赏那些初次踏入欲望的大门的雏们是她们为数不多的乐趣。突然,铁虎狠狠地一脚跺在地板上,如同刚刚就是地板在阻挠着他前进一样。地板招架不住,败下阵来,我们英勇的战士终于打败了最后一个敌人,右手猛地推向赌场的大门,冲进了喧闹的花花世界。

他并没有被预想中人们投射过来的好奇、讶异的目光所刺穿,而是根本没有人注意他。浪费了半天时间做的心理准备丝毫没有用武之地,他不禁感到有点小小的沮丧,但随即,整个人算是真正放松了下来。衣着光鲜的青年看着桌上的翻过来面的梅花3和梅花6,扶了扶自己的无框眼镜,轻轻地推出自己全部筹码,说着“All in”;中年男子双眼圆瞪,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或许还有今天带来的全部财产)集中在轮盘上不停滚动的小球上面,恳求着幸运女神那能点石成金的恩惠降临;两个背着挂有猫咪挂坠的背包的女生坐在一台老虎机前面,一个人往机器里投入硬币,拉动拉杆,然后看着屏幕上三个成行的樱桃兴奋地笑了起来,另一个则不服气一样的从对方手里赢来的五个硬币中抢走了一枚,在对方笑弯了的眼睛的注视下,哗啦啦地拉响了机器……放松下来的铁虎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左顾右盼,像是回到了八岁的他和爸爸妈妈一起进了动物园的样子,好奇而贪婪地扫视着周围他未曾见识过的众生百态。

铁虎并没有买筹码,刚刚在服务台问到了筹码价格的他仿佛和听到了今晚要睡在胡萝卜地里一样被吓得不轻。这毕竟是E市最大的赌场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几块钱几百块钱一个的小筹码呢。但幸好,现金在这里也是允许的。他微微地为自己没有做足准备功课而感到懊恼,尽管他事先了解了也不舍得拿出一个月的全部工资去换三块飘忽不定的可能性。再看到桌上花花绿绿的筹码时,他才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说赌场一直都是暴利行业。将视线从那些“人生赢家赌场输家”们移回来后,铁虎才看到前面聚集起的乌泱泱的一群人。他想挤进去,但是一米七八的个子和健壮的体格却成了阻力,让他左扭右扭就是开不出一条路。这是,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呐喊:“本大爷,加倍!再要一张牌!”

在中心圈的人们发出了惊呼,人群立马小小地沸腾了起来,叽叽喳喳议论着那个狂妄的赌徒。铁虎趁着这个机会终于钻了进去,看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与身边惊得嘴都要合不上的贵妇人和额头微微渗汗的庄家相比,那个把两条腿都翘在桌子上的“大爷”表现得确实对得起他的自称。带着紫色手套的左手拿着牌,右手却伸在自己深V领处,玩弄着自己的项链,金色的眼睛嘲笑着那些呆头呆脑的观众和赌桌上的赌徒。再一看他那头惹眼的银发,铁虎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个人正是他以前的学长,大神晃牙。他早就有所耳闻,他的这位学长已经成了E市赌博圈声名显赫的“狼神”,不仅手气旺,而且经常作出孤注一掷之举,但基本每次都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成了一段神话,引得许多人纷纷模仿,但他们就毫无悬念地成为了陪衬幸运儿的庞大基数的一员。正如同这次的“廿一点”一样:自己手上明明已经有了一张黑桃K和一张黑桃J的时候,还是敢毅然喊出“加倍”一样,就如同他早已预见了荷官发给他的牌一定是一张Ace一样。围观的人群中照例发出欢呼、惊叹、或是“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得意,但是牌桌上的其他玩家则如同扔到岸上的鱼一样,大口呼吸着“挫败”味道的空气——毕竟晃牙除了一大批模仿者和追逐者外,挑战者也是不计其数,拼了命一样用自己的财富为“狼神”的传说添砖加瓦。

晃牙闭着眼,嘴角咧开了一个恶劣的角度,发出了不屑的笑声。随后,他将自己面前令人眼花缭乱的筹码聚起一堆,放在了身边殷勤的服务员的托盘上,然后大摇大摆地从一票女粉丝中间挤了出去,不愿意浪费一个多余的眼神在她们身上,引得周围无数男性嫉妒的咬牙切齿的同时,更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旱涝不均”的世界的恶意。但这些男人里也有一小部分在暗暗窃喜,因为围绕着这个“狼神”众多无关赌博的流言蜚语中就有一条,是他对女粉丝冷淡的原因,他是个万花丛中过也绝不会惹得一身腥的绝对大弯男,甚至有人有鼻子有眼地描述着他在高中时被一个男性迷得七荤八素最后还当众告白的情形。女粉丝当然只把这些当做妄图和他们抢男人的男人们酸溜溜的讽刺,因为“狼神”一直是独来独往,身边从来没有花花草草莺莺燕燕环绕。因此,关于他到底是弯是直甚至还是性冷淡,都如同盒子里的猫咪一样,也只有本人知晓了吧。

但铁虎并不清楚这些围绕着晃牙的各种猜想。事实上,他对大神学长的认识,除了“狼神的传说”,就是还在梦之咲的时候的样子了。比如说在那场被学生会打断的“龙王战”之后,晃牙曾不服气地跑到了空手道部嚷嚷着要和鬼龙红郎再次决一死战,结果没遇到红郎,只遇到了正在那里练习的铁虎。结果面对晃牙各种挑衅的嘲讽,铁虎十分耿直地直接冲了上去,双方就地打了起来,连歌都不用唱了。直到闻讯赶来的红郎和朔间零一人提溜着一个,像是拎起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狼一样把他俩分开,各自拖了回去后并好好地教训了他们一顿,这件事才算是告一段落。虽说二人最后在各自大哥的压力下达成了和解,但当时铁虎内心还是忿忿不平,直到一次在和日向的闲谈时,听闻晃牙在学长们毕业典礼结束后躲在轻音室里压抑地哭了很久后,一下子就想到了当时那个在空手道场边嘶吼着挥拳边流泪的自己,内心升腾起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情绪。于是在后来两人成为各自队伍的队长时,铁虎总是有意无意地去找Undead进行合作演出,也是终于和晃牙渐渐熟络了起来。不过在晃牙毕业后,铁虎和他的联系还是逐渐减少了,到现在,铁虎已经完全不了解晃牙的状况了,这让他稍稍有些失落。

铁虎又一次试着从人群中挤过去。虽然现在围在晃牙旁边的主要都是女生,但是铁虎却明显感到了更大的阻力,粉丝们像是组成了一道人墙一样把晃牙团团围住,只有他本人能在里面进退自如吧。铁虎一方面觉得和陌生女性进行这么亲密的身体接触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当他试着说“请让一让”的时候,也被那些人带着强烈防备的眼神盯得发毛。显然,她们把铁虎当成了那种比较敢豁出去的男情敌了,情急之下,铁虎只好大叫了起来:“大神前辈!大神前辈!”

这一下,所有人的眼睛都聚集到他身上了。比他以前的队长还要炽热的眼光聚焦在他的身上,让铁虎久违的感受到了如芒在背的不自在感,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也让他觉得略显尴尬。但幸运的是,这些转过头来的人里也包括了他的目标。虽然被人群阻挡,但铁虎还是欣慰的看到了那抹扎眼的银色向着自己漂过来。铁虎在看到了晃牙的一瞬间,他确信晃牙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眼神中透露出微微的光泽。但也只那么一下,晃牙立马拨开人群冲了过来,一掌拍在了铁虎的肩膀上:“嘿呀,本大爷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挑染虎么!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的发型还是没有一点进步啊。”“大神前辈,好久不见啊。”铁虎直接无视了晃牙的嘲讽,有点想揉揉被拍得发麻的肩膀,但碍于晃牙手捏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他还是放下了已经抬到了髋部的手,将精神力重新集中在维持面部表情上面。

“没想到你这么个正义的使者现在也会来这种地方啊。”晃牙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铁虎的打扮,“这是刚下了班就直接跑过来了?你现在在这附近?”

“啊,是的,大神前辈。我最近刚刚从S市搬回到E市,然后在这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不过,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赌场。倒是大神前辈,看样子是常客啊?”

“哈,本大爷就是E市传说般的‘狼神’!”晃牙说到这里,自信满满地抬起了下巴,双手还顺便捋了一下自己刚硬的银发。但是由于预期中铁虎的惊叹并没有响起,他眯起了眼睛,却只看到了铁虎那绷的死死的嘴角。看得出来,对方已经是很努力地在憋笑了。晃牙有点恼羞成怒的睁开眼狠狠地瞪向铁虎。铁虎被这么一看是终于忍不住了,笑得弯下了腰,赶忙说道:“抱歉抱歉,大神前辈,我很久没来E市了,所以并没听说过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咽了下口水,成功把笑憋了回去,“什么‘狼神’之类的。”

“切,没劲。”大神晃牙有些悻悻地说道。“挑染虎真是孤陋寡闻,本大爷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啊,那个,大神前辈,既然好久没见了,那咱们今晚上一起去吃饭吧。”铁虎赶忙说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位学长的反应。“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狼,向来都是独自去觅食的。”晃牙把脑袋转向了一边,像是闹起了脾气一样。果然不管过了多久,大神学长永远都会是这个麻烦的样子啊,铁虎这么想着,但一丝丝因这种熟悉的亲切感产生的慰藉慢慢蔓延上了全身。他本来还担心再次见到晃牙的时候,两人之间会多出生疏的尴尬,但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想多了。“那大神前辈,这顿我请?”“哼,算你这挑染虎有良心。”晃牙一下子勾上了铁虎的肩膀,和他并排开始向赌场外面走去。在几乎在场全体粉丝嫉妒的要冲破天花板的怒火的氛围下,一米七五的银发男子费着劲勾上一米七八的黑发男子的画面也显得没有那么可笑,而是恨得让人牙痒痒的了。

★☆★☆★
tbc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