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沉迷土豆,梦想是有一天能写出严肃文学。

【晃铁】失眠的好处

1、人物是日日日的,ooc是我的。

2、cp只有晃铁,两人结婚为背景。傻白甜HE【相信我】

3、欢迎各位的高见和斧正!

==================================


傍晚时分,大神晃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拧动了门把手。门刚刚开了一条小缝,他就满意地闻到了屋里飘出的饭菜的香气。把公文包和外套往沙发上一扔,他迫不及待地换上拖鞋,走进了厨房。

“先别动我,我汤还在煮。”南云铁虎头也没有回,两眼还是盯着灶台上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汤锅,右手用汤匙取了一点点汤后,将其送入了嘴中。嗯,味道还行。虽然目前五官中的四个都集中在了面前的锅里,他的耳朵还是捕捉到了身后那个本来兴冲冲踏进来的脚步声一下子放缓了不少。然后,脚步声停在了自己正后方,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你怎么今天提前这么早回来了?”晃牙的热气吐在了铁虎的脸颊上,让铁虎感觉有点痒。晃牙的手很乖巧地没有环住铁虎的腰,他知道铁虎怕痒,只好把这份想立马把小老虎搂住的感情全部融进了自己激动而惊喜的语调里了。“啊,今天那个本来约课的学员临时有事,取消了。”铁虎歪了下头,黑色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银色的脑袋,算是对对方的回应。“刚才回来的路上又看到超市排骨减价,所以就买了些回来炖汤。”“嗷~”晃牙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欢呼,脑袋一下子从铁虎肩膀上抬了起来,小小地转了半圈。“那本大爷给你打打下手?”“行啊,你去给我择点韭菜出来吧,就在冰箱里。”铁虎盖上了锅盖,随手捞过一截洗好的葱,开始准备切葱花。

其实,两人能走到一起,铁虎的料理功不可没。在晃牙高二的时候,一次因为在轻音部玩牌输了,被罚选择大冒险——“吃掉朔间凛月做的点心或者是南云铁虎做的料理”。当时的他对这个“黑色流星”完全不了解,但一听到同班凛月的点心却早就心有戚戚然了,于是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没想到,和凛月卖相差味道却很好的点心不一样,铁虎做的料理是表里如一的糟糕,而自己被葵日向“哦哦,大神学长害怕了是不是”这么一起哄,一咬牙一跺脚还真的把那团黑色物质塞进了自己嘴里,结果当场晕倒在地。虽然最后晃牙对快要急哭的铁虎和愧疚的日向表达了谅解,但没想到这个学弟竟然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第二年晃牙生日的时候给他做了一大盘模像样的烤肉串送了过去。惊讶对方的记忆和手艺长进迅猛之余,他对这个新晋的“流星队”队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人关系在最后一年迅速升温。算起来,从毕业那年晃牙将校服上第二颗扣子送给铁虎,到今天两人结婚住在一起,他们关系确立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

吃完饭后,晃牙哼着小曲进到了厨房洗碗。自从铁虎成了健身教练后,因为他工作认真负责,长相也十分帅气,所以一下子成为了健身房最受欢迎的私教之一,而忙于工作的铁虎也基本没什么时间回家做饭了,所以最近这一年里,除了假期或是重要的纪念日以外,晃牙晚上下班回来后都是自己做点什么东西应付了事,或者说是吃外卖。因此像今天久违的吃到了铁虎做的晚饭,他就责无旁贷地接下了洗碗的重任。但当他洗完碗后从厨房跑出来后,却看到铁虎正在收拾东西的样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我今晚上约的还有学员,所以现在要赶过去给人家上课了。”“等等?!”晃牙疑惑地说:“我记得你周四晚上是空闲的来着。”“从这周开始就不是了。”铁虎“哗”地一下拉上了背包的拉链。“前天来了个新学员,一心想要跟我上课,我看周四晚上有时间,就……”“喂喂喂!咱俩不是早就约好了么,一周至少要有三个晚上呆在一起的!”“我知道,晃牙。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个男生听我开始说没时间的时候,难过的都要哭出来了一样,我实在不忍心,才给他安排了周四的课。这是工作,我也没办法啊。”“放屁!他还能拿着刀架你脖子上不成?你现在都是健身房里最赚钱的教练了,你老板还能为难你?啊?”“那你去说啊!”铁虎的手早就停下了系鞋带的动作,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人家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我直接给人家一个孩子赶走,合适么你说?!再说,周六周日一直都是学生最多的时候,你就周末时间比较多,我就一直把这两天几乎都空出来陪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行行行,你牛逼,你厉害,嫌本大爷碍着你工作了是不是!本大爷是不是还应该跪下来磕个头感恩戴德南云大人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施舍给我这个可怜虫啊?!!”“你有病吧,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起开,再耽误我就要迟到了。”铁虎一下子站起身,鞋子都没穿好,拎着包就开始往门外走,差点甩在晃牙的身上。晃牙看铁虎那冷漠的架势,气得吼道:“滚吧滚吧,滚好不送。”“谁稀罕你送!”“哐”的一生巨响,被暴力对待的门终于将两个还在气头上的小伙子硬生生隔开了。

晃牙那家伙真是莫名其妙!铁虎在马路上蹬车瞪得飞快,但是迎面的冷风丝毫不能吹熄他心头正冒着的怒火。明明都结婚那么久了,他怎么就一点都不能理解我呢?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任性耍脾气。我这么努力工作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多分担些负担,让他在公司里能有些底气,不用一直对着他那个恶心的领导低头哈腰么?而且领导不知找过我多少次了,软磨硬泡想让我周六周日晚上也上课,我就不要面子啊,到头来反倒是我弄得里外不是人,真是气死我了。这么想着,铁虎不禁又加快了速度,将自己内心的不爽宣布宣泄在了速度上。只是可怜的小自行车像是要达到极限了一样,发出了“吱吱呀呀”的痛苦的声音。

当铁虎气喘吁吁地冲进健身房的时候,那个学员也才刚刚到的样子。他看着这个教练面色潮红,眉头紧锁的样子,吓得他还以为自己第一天就触了什么霉头。不过在他热完身之后,敬爱的南云教练已经换上了运动服,面带微笑,好整以暇地等着开始他的训练了。这也是南云铁虎受人喜爱的原因之一,从来不将个人情绪带入到工作中。课程结束后,铁虎冲了个澡,一边擦干一边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这时候就回去。说实话,在家里上脑的荷尔蒙已经随着运动顺畅地排泄出去了,他现在内心也开始有点小小的内疚,因为自己的确是违约在先。可是晃牙说得也太过分了吧!自己兴冲冲跑回去不就是为了给他做饭么,又不是为了吵架,他还不理解自己,那么凶干什么啊。想到这里,他用毛巾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可是没有将烦恼抹去丝毫。他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双肘撑在膝盖上,又将整个丧气的脸埋进了手中,一副标准的苦恼相。过一会儿,他突然坐起,吼叫了一嗓子,给周围人吓了一跳,随后,他果断地穿上裤子,整好上衣,把包往肩上一挎,一溜烟地窜出了更衣室。去他的大神晃牙,今晚上我还真就跟你怄气怄到底了!铁虎这么想着,开始骑着小车子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城市里乱撞。

当他再一次检查手机的时候,数字显示已经是十一点了。就算自己这么晚没有回去,晃牙也没有打过来一个电话。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将怀里的包抱得更紧了,试图抵御一下冷空气的侵袭。但不知是夏夜本身的低温还是他内心的寒冷,他仍冻得有些瑟瑟发抖。这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让南云铁虎一下子来了精神。但是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并不是他期待的那位,而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鬼龙红郎。他有些搞不清状况,但还是接起了电话:“喂,你好,这里是南云铁虎。”“铁,你现在在哪儿?”鬼龙有些失真的声音响了起来。“啊,我现在在一个公园里,怎么了大将?”“怎么还不回家?大神刚刚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来我这里借宿了,我觉得奇怪,才打给你的。”啊啊,真是的,那个晃牙真是个呆瓜,铁虎心里暗暗叫苦道。“啊啊,没什么事,大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很抱歉让你担心,对不起。”“铁,你是不是和大神吵架了?”鬼龙毕竟不是傻瓜,听铁虎这么一说就知道了八分。“你听好了,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吵的架,就算是对方的过错,也不能做出让对方担心的举动,明白么?”“但是,大将……”“好了,不管有多大的委屈,你这样跑出去的对大神和你自己而言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任性行为,这可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先早点回家吧,有什么事情了,等你们冷静下来了再商量解决,绝不可以在气头上任性而为,明白了么?”“……对不起,大将,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就回去。”铁虎恹恹地说道。“行,那你自己给大神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吧。不过,他要是真敢欺负你了,那我肯定会帮你主持公道的。”“谢谢大将!那我先挂了。”

鬼龙刚才的电话,让铁虎心里高兴了一些,但更多的是愧疚。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么跑出来的后果是什么:和晃牙怄气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是他不知道回去后该如何开口。他握紧了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舍得按下通讯录里那个笑容灿烂的晃牙的头像,而是点开了Line。“我马上回去。”然后,他就把手机揣进兜里,默默地骑车回家。

铁虎刚打开门,就看见晃牙抱着吉他从沙发上猛地坐起来的样子。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会儿后,晃牙一声不吭地将吉他塞回了袋子里,然后背着吉他进了客卧,“啪嗒”一声把卧室的门锁上了。铁虎目送着晃牙进了屋。那个吉他,是晃牙去年生日时自己送他的那一把吧,虽然当时晃牙一直说自己一个外行根本不会挑只买贵的被坑死了云云,但是从那时候开始晃牙有事没事弹吉他的时候就固定成了他送的那一把。也好,没把这吉他摔了,看来没真生气。铁虎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逗笑了。他把运动衣塞进了洗衣机,然后回到了主卧,拉灯,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今晚都先冷静一下吧,明天早上晃牙还要上班,耽误了他工作的话也就麻烦了。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但是他睡不着,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事实上,他们俩同居后除了被迫分开的时间,根本没有分开睡过。他在床上打了个滚,床果然很大,大得让他觉得有些寂寞。他拿起手机又看了看,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坐起身,想去接杯水喝,安抚一下烦躁的内心。但这时,他突然听到了客卧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铁虎一个激灵,立马躺了下去,背对着门,假装发出匀称的呼吸声。果然,很快,主卧的房门也被悄悄地打开了。他感到了蹑手蹑脚的入侵者渐渐压上了床,床的一边明显塌陷了下去,然后是一阵翻腾被子的声音,又归于安静了。他虽然还在装睡,但内心激烈的跳动让他胆战心惊,生怕露了馅。突然,他感觉到了热乎乎的鼻息在逐渐靠近他的后颈,床垫一颤一颤的,暴露了不速之客正蠕动着身子靠近他的行踪。但是距离点到为止,刚好避免了任何肢体上的接触。铁虎耐心地等待了好一会儿,但是对方却迟迟没有再靠近的意思了。他心一软,假装原地翻了个身,面朝着那个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一抖的青年。他眯着眼,看到晃牙正出神一样的盯着自己,但昏暗的房间让他看不清晃牙的眼神。虽然被子盖住了他的身体,但轮廓还是出卖了晃牙现在全身都缩成了一团的事实。是怕把自己弄醒么?看着晃牙现在这副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样子,铁虎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混蛋,十恶不赦的混蛋。自己明明那么清楚晃牙嚣张的外表只是保护自己的武器,为什么自己狠狠地去伤害这个向自己敞开了心里最柔软部位的男人呢?他伸出手,抱住了晃牙,并将额头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安抚这对方因诧异而打了个激灵的背部,然后紧紧地将身体贴在一起。下一秒,对方回报了他更大的力度的回应。晃牙将脑袋贴进了铁虎的胸膛,委屈一样的蹭来蹭去,喉咙里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哼哼声。然后,他抬起头,黄色的眼睛因为迷蒙的水汽显得更加清澈。“南云大人,我错了,请你原谅小的吧。”铁虎听到晃牙没头没脑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先是一愣,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而对方对这个反应也很满意,一下子把脸凑到了铁虎的面前,兴奋地问道:“不生本大爷的气啦?”背后简直要冒出一条疯狂摇晃的尾巴一样。铁虎用手轻轻地扶上晃牙的脸,摩挲了一阵,笑盈盈地看着对方期待满满的样子,然后才开口说:“其实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晃牙。我不该先违背和你的约定,我也不应该躲在外面不回来见你,而且要不是你主动来找我,我可能明天才会找机会开口给你道歉。我也很抱歉之前说了那么冲的话,对不起。”铁虎像老虎一样的眼睛和晃牙像狼一样的眼睛,现在都发着光,像两对星星一样。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关于这次的问题,我想明白了,我还是太自私了,丝毫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却只是责怪你不懂我。周六周日晚上我还是不可能去上课的,而且以后如果有哪个学员不想学了,我也会以家里为重的,好么?”晃牙等着铁虎说完,温柔地吻上了铁虎的额头,然后将他的脑袋轻轻揽在自己的怀里,欣慰地说:“看来本大爷的小虎崽儿终于长大了。”看着怀里的小老虎抬起头,佯怒地盯着他的样子,他又开心地亲了一下,柔声说道:“其实本大爷也反思了很多,你也应该有你的工作,你也是为了这个家在努力奋斗,本大爷不应该用那么冲的语气和你争吵才对。最后本大爷想了想,反正你工作地点离得也比较近,以后本大爷也重新开始健身好了,怎么样?”“真的么?之前你不一直说‘屋顶下的健身房是那些弱者才会选择的场所,高傲的狼从来都是在野外的风雨中磨砺自己的利齿的’来着?”铁虎调笑着晃牙。“本大爷一直都是高傲的狼!”大神晃牙反驳道,脸上出现了红晕,但看着铁虎满是笑意的眼神,声音越来越小了下去,“但是,孤高的狼要是整天都见不到他的小老虎的话,也会寂寞的……”

铁虎掰过晃牙已经红透的脸,给了他的唇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晃牙楞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把铁虎捞了回来,舌头入侵了铁虎的口腔,搜刮着唇齿间铁虎甜腻的特殊味道。而铁虎也不甘示弱地抱住了晃牙的脑袋,毫不服输的用舌头和晃牙纠缠到了一起。直到漫长的一分钟过去后,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嘴上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银线。晃牙气喘吁吁地问:“那个,铁虎,今晚能不能……”“不!行!”铁虎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你明天还要上班,再这么折腾还怎么起床?”“呜呜,但是本大爷下面实在……”“忍着!就这样吧,早点睡。”虎子翻过身,留给了晃牙一个无情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转过头,对方果然还是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明天就是周五晚上了,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么?睡吧。”“嗯……”

晃牙好不容易妥协了,但一下子抱住了铁虎,把他紧紧地抱住,像是抱着一个抱枕一样。铁虎也回以温柔的拥抱。尽管这姿势不太舒服又很热,但是比起刚躺下时内心的纠结与痛苦,这种安心感还是让两人进入了温柔的梦乡。

一个人的失眠是痛苦,但是如果两个人一起失眠,似乎通常就会发生什么美好的事情呢。

======完======

以后应该没那么浪了_(:з」∠)_啥时候更……看天吧【望天】

这剧情真的是看到上句都能猜到下句走向的狗血简单,但是我写得真的好开心【哭泣】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