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熊猫

沉迷土豆,梦想是有一天能写出严肃文学。

【独普/宝可梦paro】Nightmare(4)

前篇 1 2 3

★第一次写aph,如果有很严重的ooc一定要告诉我,感激不尽

★虽然是pm paro,但如果对精灵宝可梦完全不了解的话也基本能看懂,因为不会牵扯到太多专业的东西。会贴上涉及的宝可梦的图。

★非国设

★其他cp倾向基本没有

★☆★☆★

肥啾如同一道闪电一样划过晴朗的天空,而他的背上的主人仍嫌他不够快,脸上全是焦虑和急躁。耳边空气撕裂的嘈杂声并不是造成基尔伯特焦躁的元凶,而是在本田菊指出路德维希所在地之后他一直嗡嗡作响的警戒本能。

 

这很明显是一个低级但恶劣的陷阱。在寻找路德维希的行动里,伊丽莎白当时就差命令所有人把每棵树都砍倒,看看路德维希是不是藏进了树干了。而且作为伊万最后出现过的地方,花海森林也一直处于全面戒严之中,哪怕只是在森林周围溜圈的人都会被巡逻员盘问一番然后驱逐。在这种状况下,路德维希是怎么可能突破重重包围并再回到那片森林里的?他又为什么要回到那里?

 

极端反常的事情的背后藏着的除了翻天覆地的大灾变以外,就是躲在暗处蠢蠢欲动的阴谋策划者了,而且这件事情不管怎么看都只能是后者。基尔伯特从本能上是相信本田菊的预测的,不仅因为他作为自己弟弟的朋友的身份(虽然还没从弟弟那里证实),更是本田那双平静而带着些许占卜师的灵性的褐色眼睛让基尔伯特彻底信服。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要面对“伊万现在正和路德维希在一起,并且两人相处的还算愉快”这个不可能的可能性。路德维希和伊万是一起人间蒸发的,那么路德维希在的地方伊万肯定也在,并且两人并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干上一架。要不然一堆警车肯定早就乌拉乌拉的冲进来拉架了。但是自从花海森林将那个诡异的夜晚完全吞噬进了自己的肚子之后就陷入了沉默,默默守着那晚的秘密。而现在的它又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老鼠夹子,引诱着基尔伯特这只小老鼠去冒险够取名为路德维希的奶酪。

 

远远的,花海森林翠绿色的波浪树冠已经浮现。这充满生机的陌生景象倒是让基尔伯特稍微放松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路茨确实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更何况,如果真的遇上了什么危险他也能应付得来,老爹在他们兄弟俩小时候进行的格斗技训练课没少排上过用场,这次也不例外。

 

在肥啾已经开始在空地上打理着自己的羽毛的时候,基尔伯特才看见那只天然鸟带着本田菊不紧不慢地飞了过来。落地之后,本田菊取下了他背上叮哐作响的包袱,然后从中掏出了一个巨大的音叉。他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那个音叉立刻就发出了如同尖锐的指甲划过黑板一样的声音,打了本来在好奇围观的基尔伯特一个措手不及。基尔伯特一边磨着牙根一边用食指同时剐蹭他的耳朵,想要把刚才那难受的尖刺拨出去一样,但那尖锐的恶魔还在他的全身不断游走,根本不能阻止这感觉蔓延他的全身。本田菊则如同没事人一样,颇为满意地看了看这个音叉,然后才注意到基尔伯特那扭曲的表情。“啊啊,抱歉,在下刚刚忘记说了,”本田菊马上鞠了一躬,“这个音叉是用来帮助路卡利欧进行波导探测的,它发出的声音可以屏蔽掉许多外界的干扰,但对于人类来说就很刺耳了。非常抱歉在下刚刚忘记提醒你了!”基尔伯特艰难地摆摆手:“没事儿,本大爷还不至于被一个音叉整趴下。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啊?”“现在就可以了,基尔伯特先生。那么,请把那只宝可梦放出来吧。”

 

基尔伯特摸索了一阵才摸到那个精灵球。他将这只红白球举到了胸前,开始轻轻摩挲着那个明显有些老旧的球的表面。基尔伯特有些粗糙的手指划过在球顶上大大的“L”的字母,然后享受着这种微微酥麻的触感。“大冰啊,”基尔伯特低头看着那个还在球里的宝可梦,用着他难得的温柔的语气说道,“能不能找到本大爷的弟弟就全部靠你了。你也肯定很想再见到那个可爱的小鬼吧。”然后,基尔伯特将冰鬼护*从球里放了出来。这只闪光的冰鬼护看上去精神十分饱满,虽然和基尔伯特擅长的飞行系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属性,但两者站在一起却十分搭调——因为二者都有雪白的外表和一双赤红色的瞳孔。基尔伯特蹲下身去,轻轻地抱住了冰鬼护,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关怀。

 

基尔伯特从这个拥抱中结束的时候,本田菊正在和他的路卡利欧手握着手注视着彼此。当本田菊转过头来,正好对上了基尔伯特好奇的目光,然后他笑了笑说:“这只路卡利欧是在下从小训练出来。我们本田家有一套祖传的专门针对路卡利欧的训练方法,这可以使他们对人类与宝可梦释放出来的波导的感知和辨别更加敏锐精准。在下刚才正在用波导和他交流,告诉他这次的大致情况。如果你也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可以开始了,基尔伯特先生。”

 

基尔伯特现在就站在一旁,看着路卡利欧正用手(准确说是爪子)按在冰鬼护的额头位置,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看上去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刚刚基尔伯特照着本田菊的指示,开始让大冰回忆下与路德维希的见面的情景。那个时候大冰还是没进化的雪童子吧,当时的路茨也刚刚十岁的样子。那时候的路茨的刘海儿还是软软地趴在额头上,总是用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哥哥、哥哥”地叫着,然后向自己跑过来……

 

路卡利欧突然睁开了眼睛,凌厉的眼神扫到了基尔伯特这边,把不小心也陷到对小路德回忆的基尔伯特吓了一跳。看样子,它已经从冰鬼护完成对路德维希的波导的分析了。。然后,路卡利欧转向了森林,开始捕捉森林中的各种生物所散发出的波导。他一边闭着眼睛,一边伸着双手摸索着移动着,如同在沿着一堵看不见的墙摸着走一样。然后,他又停下,仰着脑袋,头上两个耳朵抖动几下,然后再开始移动。基尔伯特跟在路卡利欧的后面,尽管遭受着本田家的音叉尖锐的攻击,但他还是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不小心干扰了波导的流动。就这样走走停停了快半个小时后,路卡利欧再一次睁开了双眼,,他在原地转了几圈,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了。本田菊上前握住了它的手,随后向基尔伯特解释道:“这个孩子说,已经捕捉到路德维希的波导了,他本人确实是在这片森林中,你从这个地方进去,应该走不远就能看见他了。”顿了一下,本田菊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继续说下去,但出来的只是一次深深的吐气而已。基尔伯特本来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但当他看到本田菊刻意避开了他的视线后,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开始笑了起来,又回到了以前那副嚣张的样子:“小菊呀,你完全不用担心本大爷,还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吧。本大爷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所以,现在路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本田菊迎上了基尔伯特的目光,但是他的眼神中明显带着些复杂的情绪。随后,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后,而这次吐出的则是缓慢谨慎的言语:“虽然路卡捕捉到了路德君的波导,但是,路德君的波导的感觉明显和当时冰鬼护的不一样,不仅色泽暗淡,而且感觉也很粘稠。颜色暗淡一般说明这个人情绪十分低落、消沉,但很抱歉,在下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波导感觉很粘稠的情况。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波导的质感会受到本人的精神状态的强烈影响。因此,现在的路德君的具体状态是什么样子,在下根本不能确定……”“那既然是这样的话,就由本大爷把路茨帅气地带回来问个清楚不就行了,这样小菊以后也就知道这种粘稠感是来自于那里了不是吗?kesesese,本大爷真是天才!”基尔伯特笑了几声,看到本田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说:“不管怎么样,本大爷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说实话,能找到路茨的线索,并确认了他还活着,本大爷已经很知足了,所以本大爷还是要好好谢谢你啊!而且路茨也是本大爷骄傲的弟弟,他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也不用太为他担心了。”本田菊听后,表情终于是舒缓了一些:“不用谢,能帮上路德君和基尔伯特先生的忙,也是在下的荣幸。”“嘿,没必要对本大爷这么客气啦,路茨倒是吃这一套。那小菊你就先回联盟那里等着吧,接下来的事让本大爷来处理就好了。”基尔伯特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在本田菊的注视下靠近了森林,并接受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土狼犬和治安员的检查后终于踏进了封锁线,便搭着他的天然鸟回到了联盟。

 

基尔伯特从茂密的树丛中穿行着,他的大比鸟和盔甲鸟*则跟在他的身边,警惕的环顾四周,防止某些野生宝可梦的袭击。过了一会儿,当基尔伯特第三次掏出指南针确认方向没走错的时候,他的眼前蹦出了一片空地。地面上长着柔绿色的草和一大片黄色的、未结实的黄色蒲公英。这片蒲公英地中坐着一个男人,似乎正在享受着森林里宁静的氛围,只留给了基尔伯特一个沉默的背影。他身上的治安队长制服看上去有些破损,但一丝不苟的金色大背头还是透露出了这个人严肃认真的个性。这么熟悉的外形,基尔伯特化成灰也能认出来,这就是他的弟弟。

 

基尔伯特第一反应就是要冲上去从背后给他弟弟来个突然袭击,但在关键时刻基尔伯特的理智还是按捺住了他熊熊燃烧的弟控之火。很显然,这个路德维希绝对不正常,毕竟治安队队长并不是那种说走就走扔下一切工作然后跑到森林里享受悠闲的阳光的人。再结合本田刚刚的警示,基尔伯特心里差不多有了一点思路。于是,他对着草地上的文艺青年大声嗷了一嗓子:“喂,路德维希!坐在那儿干什么呢?!!”他很满意地看到路德维希那浑身一颤的反应,这种恶作剧对他弟弟总是屡试不爽。路德维希回头就看到了基尔伯特在夸张地向他挥舞着胳膊,但他并不像往常一样露出一副生气的黑线脸,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基尔伯特,蓝色的眼睛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基尔伯特?你来这里干什么?”路德维希冷冷地说,语气中充满的不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带着不满和厌恶的冷漠。“呀,路茨,不要一见到哥哥就这么冷淡嘛,本大爷也是很久没看到你了,因为忍不住想你了才跑到这里来找你的,你好歹也对本大爷热情一点呀。”“哦,那你已经见到我了,可以回去了吧。”看来惯常用的撒娇也不管用了,看来这情况比自己想得要严重多了。基尔伯特脸上仍是一副死皮赖脸的笑容,但身体已经微微弓了起来,左手也开始扶上腰带的位置:“哎呀,还是路茨小时候可爱啊,当时一直‘哥哥、哥哥’地叫着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本大爷后面,谁知道现在成了个冰凉的肌肉怪物了。”他又装作不经意地向四周瞟了瞟,很好,至少伊万现在并没有在附近埋伏着,然后接着说,“路茨啊,既然你现在到了叛逆期了,那我这个当哥哥的可就要好好教训你一下了。”路德维希冷笑了一声:“有意思,那你准备怎么教训我呢?”“kesesese,当然是在这里就把你给揍趴下,然后再给你绑回家,扔到床上打你屁股。”

 

基尔伯特话音刚落,路德维希的背后就喷出了一个火球,直接向基尔伯特的脸打了过去,但火球击中的并不是完全没有躲闪的基尔伯特,而是从旁边树丛中射出的水弹。两球瞬间湮灭,只留下了蒸腾的白汽。“你还真是叛逆的厉害啊,路德维希。看来你是已经做好和本大爷打一架的觉悟了?”路德维希听了这嚣张的挑衅,眉头又凝重了些许。还好还好,基尔伯特想着,路德维希极其愤怒的表现至少和以前还是完全一样的。

 

瞬间,两个人同时行动了起来。路德维希的风速狗从那片草丛中突了出来,张开口就是要咬上去。基尔伯特的盔甲鸟则挡在了它和基尔伯特之间,用那钢铁身躯挡下了这一记“咬碎”。显然,利牙对这块铁疙瘩并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但是进攻者并没有气馁,而是在路德维希眼神的命令下,再次冲了上去,但浑身都包裹在火焰之中,如同一辆愤怒的战车。基尔伯特显然也料到了对方这招“闪焰冲锋”,迅速派出大嘴鸥应战。在毛毛雨的天气下,风速狗的闪焰冲锋对于水系的大嘴鸥来说如同挠痒痒一样。但是正当基尔伯特准备命令大嘴鸥用水炮反击时,大嘴鸥却出乎意料地倒下了。“什么?怎么可能?!!”基尔伯特一惊,额头冷汗一下子冒了下来。他马上明白了自己弟弟的耍的小花招:看起来风速狗是用的“闪焰冲锋”,但实际上则是用毛发上火花掩盖住了劈啪作响的电流——“疯狂伏特”。同样是冲锋型的招式,但是“疯狂伏特”的电系技能对于水系和飞行系的大嘴鸥来说是能造成四倍伤害的完美克制。看样子,路德维希是早就料到了基尔伯特的应对措施,并训练过风速狗进行这种完全是为了针对他的假动作练习。虽然兄弟两人以前也经常对战,但是两人都是本着磨炼自身战斗技巧,而非以打败对手为目的,因此从来没有过完全针对对方个人的战斗策略。很显然,在路德维希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他完全是把自己的哥哥当成了假想敌,然后制定了大量只是针对基尔伯特本人的战斗策略。

 

很糟糕啊,基尔伯特暗忖,如果真的按照以往的行动方式的话,那自己只是落在弟弟精心设计的圈套中的困兽一样,只能一步步走向死亡了。不过,基尔伯特最擅长的就是不按套路出牌。那么,就先扰乱下路德维希的节奏吧。他收回了大嘴鸥,然后对着路德维希张狂地喊道:“喂,臭小子,干的不错啊!真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啊,竟然还能摆我一道。但是接下来,如果本大爷完全按照你预设好的剧本来行动的话,”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个本来面露小得意的男人,嗤笑了一下,狠狠地说道,“那就太无聊了,不是么?”

 

话音刚落,基尔伯特的肥啾就向风速狗俯冲过来。路德维希见势,只是打了个信号,然后风速狗便做好了再一次使用“疯狂伏特”的准备,要和肥啾的“勇鸟”来个硬碰硬。但是在两只即将接触的一瞬间,基尔伯特大喊:“肥啾,‘暴风’!”肥啾立刻张开了翅膀,一个急转飞上了天空,让风速狗扑了个空。随即,风速狗就被狂暴的气流席卷其中,那气流如同洗衣机一样把风速狗和折断的树枝不停地搅拌旋转,等停下来时,晕头转向又遍体鳞伤的风速狗早就失去了战斗能力。基尔伯特有些得意地看着路德维希那张阴沉的脸,自己总算是扳回一城。虽然基尔伯特的神奇套路经常坑住自己,但是一旦成功就能发挥奇效。

 

路德维希马上收回了风速狗,并放出了鬃岩狼人*。显然,路德维希是准备利用“冲岩”来制裁飞来飞去的肥啾。但令路德维希没想到的是,肥啾竟然再次直接向着他的鬃岩狼人冲了过去。路德维希表情中的慌乱被基尔伯特尽收眼底,他很庆幸自己是猜对了。果然,吃了一记本来只有一半效果的“急速折返”后鬃岩狼人倒了下去,然后露出了他的原形——索罗亚克*。本来是想用岩石系的鬃岩狼人来直接逼换出基尔伯特的盔甲鸟,然后一发“火焰放射”直接带走的,但路德维希的算盘完全打空了。

 

经过这一次,路德维希终于意识到了,想干翻基尔伯特是不能按计划来的,因为一旦基尔伯特兴奋起来,谁都不能预测他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路德维希愤恨地咬紧了牙齿,既然这样,也只能和基尔伯特硬碰硬来了。随后,他放出了真正的鬃岩狼人,基尔伯特则收回了肥啾,放出了盔甲鸟。路德维希明白基尔伯特的盔甲鸟的实力,只要一发“钢翼”就完全可以送他的鬃岩狼人回老家,所以速度就是关键。在刚落地的瞬间,鬃岩狼人就很默契地配合着路德维希的指令,快速地在地面上移动。瞬间,鬃岩狼人的“影子分身”就铺满了这个小小的平地。路德维希此刻有点紧张地看着基尔伯特,等待着他的猎物因为慌乱而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就扑上去撕咬他的咽喉。但对方还是不慌不忙地带着那副可恶的微笑,随后一个完美的“吹飞”,就将场上的所有幻影连着本体一起吹进了球里,然后精灵球狠狠砸在了完全没想到的路德维希的脸上,随后路德维希的图图犬*被强制拉进了战斗。

 

本来还在因为刚才路德那狼狈的样子毫无形象地狂笑的基尔伯特看到了那只白色的小狗后,表情一下子慌乱了一下。刚才的“吹飞”完全是为了故意整路德维希,但没想到送走了个小鬼迎来了一座大佛。基尔伯特立马对着盔甲鸟大喊:“小钢!!!赶紧再用‘吹飞’!!”

 

“太迟了!”路德维希揉着自己的鼻子说这句话的样子虽然还是很滑稽,可基尔伯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了。图图犬的尾部已经喷射出了大量的粉末,而盔甲鸟正要振翅扇风,却抵挡不住这股睡意,一头从天上栽了下来。接下来的剧本基尔伯特已经很清楚了,因为这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画师就是他弟弟的王牌,他已经看过很多人被他弟弟这个套路教育了——“蘑菇孢子”催眠后,再开始疯狂使用“点穴”配合着本身的“心情不定”的特性来大幅提升自己的属性,最后一个“接棒”将这些提升的能力交给下一个宝可梦,而对手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沉沉睡去的宝可梦却无可奈何。

 

突然,基尔伯特收回了盔甲鸟,然后放出了肥啾,他一下子跳到了肥啾背上。然后,肥啾带着基尔伯特迅速起飞,想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路德维希看到后,讥讽地笑了一下:“呵,这时候了还觉得自己跑得掉么?”然后,图图犬“接棒”给了快龙*。

 

基尔伯特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的咆哮声,他就知道,路德维希肯定已经追过来了。论飞行速度,没有哪只宝可梦可以使快龙的对手,被追上也只是个简单的追击问题,基尔伯特深知这一点。因此逃跑并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是计划用这来拖延时间以此想出对策。但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的上方传来:“逃跑可真是不符合你的风格啊,尊贵的飞行天王。”基尔伯特一抬头,就看见了他弟弟坐着黄色的巨龙从上方压迫过来。“肥啾!‘电光一闪’!”基尔伯特试图垂死挣扎一下,快龙吃下正面吃下了这一记撞击,但完全和没事一样。路德维希欣赏着他眼前那双带着些绝望与失措的红色眼睛,这让他感到有种复仇的快感。“准备好向这个世界说再见了么,基尔伯特先生?”路德维希嘲讽道。对方听到这话后,却像是平静了下来一样,不屑的哼了一声:“哈,看来你还是会笑的,路茨。虽然本大爷很欣慰你终于摆脱了面瘫的危机,但现在笑得还是太早了吧。”这表情让路德维希内心立刻升腾起了一腔怒火,但他只是皱了皱眉,毕竟这只是死鸭子嘴硬而已,他这么自我安慰道。他不再反驳什么,抬起了右手:“那你就试试这‘流星群’吧。”

 

快龙带着路德维希迅速上升到了高空。霎时间,天空阴云密布,地面万马齐喑。在这恐怖的沉默中,只有成千上万颗火红的、焦黑的流星咆哮着冲向地面,而大地颤抖着接受着这一次次的剧烈冲击。当流星终于停止后,除了地上的一片陨石坑与蔽天的烟尘以外,丝毫没有生物存在的可能性。路德维希从天空中降落下来的时候,湛蓝色的眼神淡然地扫视着这片已然成了不毛之地的废土。不用确认,他也知道基尔伯特现在应该正躺在某个不知名的陨石坑里一动不动或是苟延残喘,连同他那倒霉的宝可梦一起。但内心涌起的不确定还是让他决定再去寻找下那个不确定的男人。就当是胜利者的耀武吧,他想。随后,他的蓝色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坑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圆的、很明显让人感到不爽的东西。随后,一个更可恶的声音响了起来:“kesesese,路茨,你现在实力还真是不错啊。”

 

“你这个混蛋……”路德维希狠狠地咬紧自己的牙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基尔伯特虽然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但心情也远不像他表现得那么开心。毫无疑问他面前的就是路德维希,但这个金发的男人除了长相外和自己的可爱的弟弟完全没有一点点相似的地方。原本基尔伯特最坏的打算也只是路德维希被控制,但现在情况明显更加糟糕。这个人很明显不知道基尔伯特有只会用“保护”的冰鬼面,而且也是他唯一一个会用保“保护”的宝可梦。除了路德维希,几乎没人知道基尔伯特还有这么一只和“飞行天王”的头衔完全不符合的冰鬼面,而基尔伯特也不舍得让他弟弟送给他的宝贝在和路人的无所谓的战斗中受伤。因此基尔伯特也一直把他当做秘密武器来着,但命运就这样给他安排了一出并不滑稽的黑色喜剧,让他把这个武器拿起,直直地对着自己的弟弟。

 

基尔伯特突然觉得有点悲伤。明明好不容易见到了他的弟弟,但是剧本还是朝着远超他预期的糟糕走向飞速疾驰而去。他觉得也许趁这时候搞清楚下现在的状况比较好。“喂,小子,本大爷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他尽量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一些。路德维希却丝毫不领情:“你个人渣还有脸问我?你想想你的所作所为良心是被狗吃了么?”“你他娘的给本大爷好好回答问题!!”一股强烈的烦躁感瞬间将基尔伯特吞噬,“你别以为你个混球长得和本大爷的弟弟一样本大爷就下不去狠手教训你!”“好,很好,那就他妈的放马过来吧!!!大黄,再来一次‘流星群’!!!”路德维希失去理智一样的嘶吼着,双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脑袋,两眼则透着疯狂的光芒。快龙则再一次飞入了云层。在天色再一次转黑的时候,大地却被冰鬼护发出的白光所照亮,而基尔伯特的十字形挂坠的光则和它相互呼应一般。在光团的笼罩下,冰鬼护的形态也变成了mega形态*。在流星即将的瞬间,mega冰鬼护冲向了还在空中的快龙和路德维希,然后使出了最后的“大爆炸”。

 

当伊丽莎白正带着治安员前往巡逻员报告的“森林被来源不明且威力巨大的‘流星群’袭击地点”时,天色突然转暗,随后,她便看到了那阴云的中心绽开了一朵巨大而华丽的冰蓝色烟花。阴云没能承受住这冲击,迅速消散了下去,露出了天空本来的蓝色。仅仅是这么一瞬,阴云存在的证据就被完全抹去,只有那从空中坠落的巨大的物体印证了刚才的诡异景象并不是幻觉。

 

小队并没有因这奇异的景象而驻足,而是在伊丽莎白焦急的指令下加快了步伐,消失在了森林的深处。

★☆★☆★

基尔伯特的宝可梦简介(插图全部来自杉森建)



大嘴鸥:擦着海面飞行寻找食物,发现食物之后就用巨大的嘴连同海水一起捞起来,会把蛋放在嘴里保护。



盔甲鸟:全身覆盖着坚硬的铠甲。会以时速300公里的速度在空中飞行,并用锋利如刀的翅膀切割对手。



(左为闪光的冰鬼护,右为其超级进化形态)
冰鬼护:由于它拥有能瞬间冻结空气里水分的力量,因此在冰鬼护的周围都会产生钻石般的粉尘。


路德维希拥有的精灵


风速狗:把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作为能量在大地奔驰。留下了大量的传说。



索罗亚克:拥有一下子迷惑许多人的力量。展现出虚幻的景色来保护自己的住所。



鬃岩狼人(白昼的样子,大村祐介制图):快速移动迷惑敌人。除了爪子和牙齿之外,鬃毛里的尖锐岩石也是武器之一。



图图犬:把尾巴当做笔来使用,在领地上画上标记。标记的种类有5000种以上。


快龙:用16小时就能绕地球1周。如果发现有在暴风雨中遇难的船只,就会将其引导到陆地边上的善良的宝可梦。


本田菊的路卡利欧


路卡利欧:有着可以接受任何东西发出的波导的能力,能够理解人类语言。

tbc

★☆★☆★

时隔三周终于摸出来了……开学后果然忙,我之前真是太乐观了_(:з」∠)_

评论(5)

热度(5)